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折磨
    因为[域之境界·超感]的反制效果,吉姆被迫进行意志判定。

    他的意志必须在判定中战胜冯不知的意志,[生命置换]的效果才能生效。

    意志判定已经开始。

    吉姆的意志与冯不知的意志碰撞在一起。

    在吉姆的感受中,冯不知的意志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就像是一块石头。

    而这块石头,超乎想象的坚硬。

    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但防御力惊人。

    任由他的意志不断冲击, 对方却岿然不动。

    他没有失败,但始终无法战胜对方。

    持续几十分钟之后,吉姆最终没能继续坚持下去,他结束了意志判定,[生命置换]卡牌崩坏碎裂。

    他的[生命置换],没能发动成功。

    事已至此, 小丑吉姆终于意识到了冯不知的不同寻常。

    不过这也让他获得了一种特殊的游戏体验, 他产生了一种兴奋与激动的感觉。

    小丑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既然[生命置换]无法奏效,那就使用正常的攻击削减对方的生命就好了,400万左右的生命对普通的牌手来说或许很困难,但对我来说无非是多花费一些时间罢了。”

    吉姆轻声低喃,就见到对面的冯不知手中多出了六张衍生卡牌。

    随着使用这六张衍生卡牌,场上的[冯不知]忽然发狂。

    六条手臂伸出爪子,先后对地面发起攻击,将地面抓出了六个大坑。

    “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是使用力量的代价,导致神志不清?”

    “看他的表现,确实有种意志不清醒的感觉。”

    小丑若有所思,结束了自己的回合。

    冯不知没有行动,小丑接续抽卡。

    狂欢夜的眷顾再次到来,吉姆抽到了场地卡牌[狂欢马戏团]并将其激活。

    一瞬间,整个决斗场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决斗场变成了马戏团,准确的说是充满了各种刑具的马戏团。

    附着绿色火焰的机械木马,引起狂暴轰鸣的巨大电锯,不断追着自己尾巴咬个不停的僵尸狮子,瘸了三条腿的独腿斑马……

    [冯不知]的脚下不断震颤, 地面升起了毒雾与火海,他的身体浸入了不知名的粘液之中,血量持续不断的跌落。

    场上的小丑跳到了机械木马之上。

    马戏团中的小丑如鱼得水,他挥舞着鞭子,僵尸狮子不断的嘶吼……

    精彩的表演引起了场外观众的喝彩。

    场外似乎出现了一些黑影不断的呼喊,偶尔还发出了几声口哨。

    事实上,不仅是场外的黑影。

    就连感受“强化”诡异的冯不知也将视线投了过来。

    这种可以改变地形的诡异力量很奇特,似乎与“强化”诡异还有着某种关联。

    除此之外,场外的黑影观众看起来与遗忘酒馆的那种黑影顾客也有点相似。

    不过冯不知也没有观察太久,他很快收回注意力,继续感受被牵引到他体内“强化”诡异。

    小丑吉姆露出笑容。

    他指挥着马戏团中的道具对[冯不知]发起攻击。

    此时此刻,小丑吉姆感觉出奇的快乐。

    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了。

    而这一次,他莫名的找回了卡牌对决的快乐。

    虽然他的对手神志不清无法还手,但400万的血量还是给了他一些挑战性。

    血量不断的下降,并且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

    80%

    70%

    50%

    30%

    10%

    然后就在吉姆觉得胜利在望,大笑着决定终结这场对局之时,冯不知突然一连打出了七张卡牌。

    这一次场上的[冯不知]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攻击地面,而是攻向了场上的小丑。

    当吉姆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他的人物卡死掉了。

    死的干脆利落。

    马戏团决斗场中所有道具都发出了不满的嚎叫,场外的黑影观众也在此时叫骂起来。

    可惜,没有用, 马戏团还是退场了。

    人物卡死亡所遭受的痛楚转移到吉姆的身上。

    吉姆半蹲在地面上,身体轻微的颤抖。

    他已经很久没有产生这种痛苦的感觉了。

    忍受着身体的不适,吉姆站起身来看向冯不知道:“在我觉得自己将会赢得胜利的时候,将我轻松击败?你难道因为我那时候的话语,所以用同样的方式报复我?”

    冯不知没有理会吉姆的话语,他依然在感受“强化”诡异。

    很快,新的一局对决开始。

    这一次在游戏开局,没等冯不知变化三头六臂形态,吉姆便提前对冯不知的人物卡发动攻击。

    如同他的预料,未转化为三头六臂的冯不知血量没有那么高。

    只有四分之一,也就是不到100万。

    但100万血量同样不少,而且只要他没将这100万血量短时间内消灭掉,待到冯不知继续使用[三头六臂·解放],人物卡的血量就瞬间会变回400万。

    最终,和上次一样。

    在他攻击冯不知的人物卡血量达到10%的时候,冯不知又一次出手打了一堆牌。

    尽管吉姆有所准备,他的人物卡还是在一连串的攻击下死掉了。

    而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第三局,他迎来了同样的失利。

    第四局、第五局,他的人物卡继续死亡。

    中间他又一次尝试了[血脉置换],结果和第一局没有差别,冯不知的精神如同磐石,他根本无法在意志判定中取得胜利。

    然后是第六局、第七局、第八局、第九局、第十局,他人物卡的死亡方式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一连十局的失利。

    吉姆的心态出现了一些问题。

    于是在第十一局,他没有攻击冯不知。

    冯不知也没有攻击他,除了偶尔对地面施放卡牌的力量,冯不知完全没有理会他。

    随着时间的流逝,回合数不断向后推移。

    手牌增多后,无论是冯不知还是吉姆都开始了弃牌。

    就这样,几十分钟之后。

    牌组弃光了,对决也结束了。

    冯不知以超过他十倍的血量优势获胜。

    他的人物卡虽然没死,但因为对决失败他依然受到了惩罚,脑海中出现了一阵刺痛。

    头部的刺痛并没有让对局停下。

    很快,新的一场对局到来,结果显而易见,他又失败了。

    失败。

    失败。

    继续失败。

    连续不断的失败。

    无论他怎样尝试,他都会失败,只是或者早一些,或者晚一些。

    小丑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输了多少局。

    他只是感觉自己输麻了。

    对方根本就不会主动攻击他,只是无止境的折磨他。

    此时的他甚至看到冯不知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就会产生一种恶心的感觉。

    “应该已经过去几千局了吧……”

    小丑吉姆用力的揉搓自己的脑袋,正看提示提示文字的对决数量——212。

    才输了两百多场?

    还有九千七百多场要输?

    他,为什么要进行这个19999局的对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