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71章 舆论战
    老爷子叹气,转而换了话头,问道,“城里这几日怎么样,还算安静?”
    胡天明却是摇头,“有些事儿,街头巷尾隐约有人说起封太子之后,年景就不太平…”
    老爷子皱眉,恼道,“又有人在背后捣鬼?”
    “这倒没有,”胡天明也是皱眉,应道,“我让人仔细查了,这次没人在背后煽动。”
    老爷子吧嗒两下烟袋锅儿,吐出一口青烟,叹气道,“说起来,也不怪流言纷纷。太子入住东宫之后,确实麻烦事很多,百姓们只是私下议论两句,已经是看在太子之前的军功情分,嘴下留情了。”
    “一群愚昧的蠢货,地动不是人力可为,至于洪水和瘟疫,南边已经送了证据回来,谁都知道是有些人的阴谋,怎么会都算在太子头上?”
    胡天明低声咒骂,老爷子摆手,应道,“这世上的事从来都是好坏参半,什么东西都有两面,不可能只有好处啊。咱们家里那么多新奇的粮食菜蔬,一句山神庇佑,百姓们就都信了,毫不怀疑。如今他们又信了这些灾难都是东宫不正,神灵降罪,咱们也要受着。毕竟谁也控制不了所有人的嘴啊!”
    “这事,要瞒着姐吗?”
    “不需要,所有消息都要一丝不差的送给娇娇。如今形势不明,万一我们觉得瞒着,是为了娇娇好。却让娇娇因为消息不全,看不清某些事,反倒吃了大亏。”老爷子眼底满是心疼,“我相信娇娇,不是一点儿事就能为难住的。”
    “是,老太爷,那我一会儿就给城里传消息。”
    “好,”老爷子敲敲烟袋锅儿,清理了烟灰,望着昏暗的夜空,叹气道,“我老了,就是再想护着他们,也总是力不从心。不如放手,让他们自己去应对,兴许他们远比我想的还要好。大不了,咱们全家都逃跑,去南边大海里捞鱼去。”
    胡天明笑了起来,“老太爷说的是,咱们家里的船也大,捞多少鱼都有地方装。”
    老爷子也是笑了起来,“睡吧,明日还有很多事呢。开春了,什么都没有播种重要。”
    “是,老太爷。”
    第二日一早,东宫院儿里,吃早饭时候,疯爷就从窗外闪了进来,扔下一个钢管,随手抓了两个蒸包子就又没了影子。
    娇娇也习惯了,吃完饭,漱口擦手,这才打开钢管,看过里面的纸条,她就皱了眉头。
    雨落和勤多拾掇碗筷,默多就凑了过来,“主子,可有吩咐?”
    娇娇想了想,就道,“给佳哥传个消息,就说酒香也怕巷子深,更何况时日久了,怕是更多人忘了酒香。”
    默多眨巴两下眼睛,难得多问一句,“主子还有别的话吗?”
    “没有,一字不落传给佳少爷就行。”
    “是。”
    默多立刻退了下去,几番周折,但也没用一个时辰,这句话就送到了故事会,送到了林佳的耳朵里。
    这段时日,林华和林贵,送了刘氏去谷家提亲,林安和林园都在湖州,林保要坐镇粮囤村。
    林佳就住在国公府里,白日在城里闲逛,晚上却负责各处消息整理,再送回村里。
    这会儿他刚刚到了故事会,正同几个管事说话。
    几个管事都是北茅京华堂出身,很是可靠,同林佳这个主家少爷也没有拘谨,很是亲近。
    其中一个早晨没吃饭,眼见林佳桌上有点心,就告罪一声,然后拿了一块长白糕咬了一口,含糊说道,“少爷,这几日确实不少人在看戏时候提起太子,虽然没有什么难听话,但多有抱怨,还提起过董家。”
    其余管事也是应道,“少爷,我们也听到过两次,有说东宫位置不正的,还有说太子杀孽太重的。”
    “按照我的想法,这些人就该被割断舌头,什么太子杀孽太重,没有太子几次西征,说不定他们都被当做两脚羊烤吃了。没良心的东西,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正是说的热闹的时候,宫里的消息就送到了,管事们都是起身束手站去了两侧。
    林佳听得其貌不扬的伙计说完,也是奇怪,问询道,“只有这么两句话?”
    “是啊,少爷,宫里的人说一个字不差说给您听就成。”
    “好,你下去忙吧。”
    林佳摆手,送了伙计,就皱眉琢磨,几个管事见此,就帮忙出主意。
    “少爷,难道是让您去买酒?”
    “哪家好酒藏在巷子里?”
    林佳突然眼前一亮,倒是明白了妹妹的意思。
    记得当初太子还是战王的时候,在含山关外,大杀四方,直接破了蛮人王城,娇娇就让他写本子排戏,务必让世人都知道战王勇武。
    他那时候还玩笑说,娇娇这是王婆卖瓜赚吆喝。娇娇当初就说过这句话,酒香也怕巷子深,做好事不留名,难道是雷锋啊。
    他因为雷锋这个名字,特意躲在后罩房翻电脑,所以,记忆很是深刻。
    妹妹如今又这般说,这是要他提醒世人,他们如今嘴里议论怀疑的太子,曾是抛头颅洒热血,以命相搏,庇护他们太平日子的恩人。
    不指望百姓们如何感恩,但起码不要把恩人放在舌尖上,随意翻滚,有些质疑就是侮辱!
    “安排下去,今日开始所有戏折子都换成战神临世那几出。说书先生们也都派出去,再把秦岭那边的战报翻一翻,挑几场激烈的战事,编排新戏!选中的本子,赏银翻倍。”
    几个管事听得有些怔愣,但很快就醒过神来,弯腰应道,“是,少爷!”
    很快,这一日出门闲逛的百姓,就发现街头巷尾,就换了风头儿。好似之前,所有人还在担心东宫位置不正,降罪大越,今日就都开始围着说书先生,或者街头赶马车的老兵,津津有味听起战神大杀四方,破王成,建人头冢,令草原蛮人闻风丧胆!
    原本就因为自家将主被质疑而生气的老兵们,如今可是有了主心骨。他们也不再庇护身上的残缺和伤疤,有的甩着空袖子,有的干脆就露出前胸后背的狰狞刀疤。</div>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a onclick="baocuo('45102490')" style="color:red">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a></div>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