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 鸿门宴(3/3)
    “我明白了。”张郃眼睛一亮。
    “恭喜张将军。”张任说道。
    “还要多谢张将军。”张郃说道:“若不是张任将军你的分享,我也不一定能这么快有所领悟。”
    “张郃将军这一枪可有什么说法?”张任问道。
    张郃的这式绝招是他自己领悟的,所以署名权当然也是交予张郃来。
    “就叫‘八门开’吧。”张郃沉吟后说道。
    “奇门遁甲分为‘奇’、‘门’、‘遁甲’。奇为乙丙丁三奇,门有八门,遁甲为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甲。
    甲本为十干之最,遁甲不出,乃藏器于深。杀式隐于最深处,开八门之位列攻他人之要害。
    八门变幻无常,枪出路数无形。八门尽开,枪形无踪,敌人周身方寸之内尽为绝地。”
    方牧拍手赞道:“好想法,张郃将军绝招若能大成,必可名传天下,天下众人皆知八门开。”
    “主公。”
    “主帅。”
    “大人。”
    众将纷道。
    “有件事要通知你们,根据线人来报,种师道即将出兵了。”方牧开口说道。
    出兵?
    “主公,种师道往哪边出兵?”张任冷静询问。
    “那个缩头乌龟终于出来了。”秦明骂道。
    “出兵的位置还未确定,但无非就是先攻打我们或者攻打王庆,但大概率最终目标会是我们。”
    方牧说道,却是将种师道的心思给猜了个七七八八。
    “接下来两日你们尽量都待在军营里不要外出,我们随时会出征。”
    “喏!”
    江南。
    在杭州城外,一些人鬼鬼祟祟的在城外探索。
    这些人里有三人气度不凡,和周围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为首一人此人双手背于身后,气度英武不凡,只是头上戴着斗笠,看不清容貌。
    在其左侧有一青年,青年脸上有一道狭长的疤痕,双眼凶戾如狼。
    在他身旁还有一少年,此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双手环抱胸前,脸上有着傲气。
    “曹成,若是八千人冲击王府,你认为是否能杀死方腊。”戴着斗笠的人说道。
    “若是方腊敢出现在我们面前,凭借我和再兴的本事,决定能杀了他!”曹成果决道。
    “只是方腊在重重保护之中,我们想要突破防守杀到方腊面前很难。”曹成摇头。
    “若是方腊身边只有一些亲信,你率领三百人可有信心拿下方腊。”戴着斗笠那人问道。
    曹成毫不犹豫的说道:“能!”
    “今日赵王府会举办一场宴会,到时候会邀请方家反贼前去,你们乔装打扮伪装成赵王府下人。”
    “柴大哥放心吧,我一定把反贼脑袋拧下来。”被称为再兴的少年傲然道。
    赵构举办三十寿宴,府内到处都是繁忙的佣人。
    大永王朝的陛下方腊也受邀参与赵构的寿宴。
    只是赵构见到只有方腊和王寅两人前来,心底有些可惜。
    若是能全部都来就好了
    宴会上,赵构高坐主位,但在他身旁还有另外一个席位与其并排。
    “陛下。”赵构给身边的方腊敬了一杯酒。
    方腊接过酒后交予身旁侍卫,侍卫测验确认无毒后这才交给方腊,方腊酌一口。
    席位下方第一个主位上坐着王寅。
    此时宴会上到了舞曲表演,三十名身穿长裙的舞女来到场地中翩翩起舞,衣袂飘飘舞姿妙曼。
    美酒助兴,不时有人高举酒杯喝彩助兴。
    “彩!”
    王寅滴酒未沾,深邃的眼帘环顾在场众人。
    在方腊身后,有十名金甲壮士护卫左右。
    一曲舞毕,有杭州琴道大家登台奏曲。
    曲尽,一名少年和一名青年登台舞剑。
    两人手持的都是木剑,衣着白袍相貌俊美。
    王寅却是盯着其中那少年略有惊异。
    左边那少年肤色略显粗糙,哪怕脸上涂抹了一些胭脂粉也有隐藏不住的槽黑。
    王寅深吸一口气,放下手中的荔枝。
    手却是悄然放在了桌下,在他的身下盘着一把剑。
    一把开封的剑。
    场中两名少年剑光凌厉,招式果决,虽不乏优美却有沙场的风范。
    “这剑法不错。”方腊赞道。“此二人为何人?”
    “这两人是我新招收的门客,大的名赵成,一点的名赵再兴。”赵构说道。
    方腊点头,却是不疑有他。
    方腊忽然说道:“我看这两人剑法和一般的人不同啊。”
    赵构心底一紧,担心被方腊看出了什么。
    “这两人看上去颇为聪慧,我看就让他们投军如何。”方腊说道。
    赵构低头,眼底闪过一丝嫉恨,抬起头时脸上又恢复如常。
    “既然是大王想要那是他们的荣幸。”赵构笑着说道。
    方腊欺我,根本不让我手上有掌控任何权势的机会,手下展露两个人才就给我拿走。赵构心底冷笑。
    但方腊你恐怕想不到今晚是你喝的最后一顿饭。
    为了让你在路上走好点,今晚的饭菜我可是做得很丰盛呢。
    在两侧宴席座位后方,靠着窗户的墙角边缘有一排用来装饰用的兵器架。
    这排兵器架上的武器基本上都是用来装饰用的,而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这排兵器架里有一柄兵器和周围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一柄通体鎏金的大虎头枪,枪长丈五,枪杆有碗口粗。
    顶端有暗金色的虎头张口包裹住整个枪尖,两颗锋利的虎牙向内弯曲,霸道张扬的枪尖在大殿里烛火的映照下反射出一缕寒光。
    舞剑完毕,赤脚舞剑的两人躬身行了一礼然后从侧方退去。
    王寅见到那人远离陛下,走过殿柱拐角后才缓缓松开握着剑柄的手。
    但下一刻猛然抓住剑柄,王寅白眉一沉,眼底爆射出炽烈的寒光起身奔向方腊。
    因为在同一时间大殿后方忽然传出一声有如虎啸龙吟的枪啸!
    枪声霸道如斯,拉扯出一条暗金色的残影如神龙长贯而来。
    拐角的殿柱被蛮横粗暴的撞断!一单手持枪白衣赤脚的少年有如天将降世,霸道的大枪左右横扫,护卫方腊身后的金甲护卫瞬间被拍飞。
    场中只留下一道直通方腊的坦途大道。</div>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a onclick="baocuo('45102445')" style="color:red">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a></div>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