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一三章 青天无眼,罪恶昭昭(四千大章求订阅)
    黄仙儿万万没想到。

    这猴子的脑子里竟然寄居着如此恐怖的怪物,强横到连反抗都做不到。

    呲溜一声。

    他便被那黑色魔猿吸果冻般的吮入口中,消失不见。

    堂堂歼星级黄仙儿,能够灭星的存在,没有掀起半点风波,以这种滑稽的姿态,无了。

    “奇怪, 脑子刚才疼了一下!”

    悟空疑惑的拍了拍脑门,全然不知道发生什么,悠然自得的俯瞰着江山,寻觅着五尊仙儿的身影,手中的血肉大棒跃跃欲试。

    远处的山峰阴影中。

    “……”

    四尊仙儿,狐、灰、柳、白四大仙儿小心警惕的猫着身子盯着悟空的背影, 心中万分奇怪。

    “怎么回事,黄仙儿进去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还是没动静!”独臂白仙低声道。他对悟空之恨绝不下于杨过对郭芙的痛恨,恨不得那泼猴当场暴毙。

    “不可能啊!”

    狐仙儿摇晃着六条毛茸茸的尾巴,瞅来瞅去:“当时黄仙儿先出手摸了猴子的背,快要被发现的时候,我发声吸引猴子的注意,很显然我成功了,也丢了一条命!”

    她无比自信,黄仙儿必然已经钻入猴子的脑中。

    “再等等,再等等!”

    四位大仙儿按捺住躁动的心,伏在群山阴影中。

    滴答!

    滴答!

    一滴滴高能的汗水顺着众仙儿的脑门滑落,浸湿毛茸茸的发梢,白仙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还是没动静……等等,那猴子呢?”

    突然,白仙愕然,刚才还在眼中的猴子竟然顷刻间消失,像是一团云雾炸开, 浑然没了踪影,仿佛不曾出现过。

    它赶紧揉了揉眼,其余三大仙也惊骇的喉咙发出粗野的兽吼。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忽然,

    白仙感觉臂膀一凉,寒意顺着尾巴骨直冲脑门,浑身的刺都炸开,整个一刺猬,不,本就是刺猬仙儿!

    它猛地回过头。

    一张毛脸雷公嘴紧紧贴在眼前,空洞的左眼窝里没有眼睛,只有一团赤红的火焰在燃烧,在那火焰的深处,仿佛燃烧着一颗金丹。

    没有眼白的右眼窝漆黑的仿佛深空,内部好似酝酿着一片血红地狱,要将人拖拽进去。

    白仙甚至隐隐间,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

    即便这危机的时刻,它竟也分神想了那么一下:“奇怪,这猴子的脑子里怎么会有水声,似乎还隐隐有惨叫声,像是狐仙儿……”

    紧接着, 反应过来后,它才一声尖叫。

    “啊——”

    那声简直是盗版土拨鼠的尖叫, 惊得满天云气上蹿五百米,海中游鱼当场翻白眼飘肚皮。

    重重声波如恐怖的核弹冲击波荡开,整个世界都在战栗摇晃,一座座山峰顷刻崩塌,炸裂成齑粉,爆射三千里。

    江河像是被大掌捻过的肥肉,荡起层层涟漪,越传越远,直至不可见。

    三头仙儿当场吓得回头,刚要大喊,悟空便清冽一笑,猝不及防甩出一根大棒,一棒化四,直直砸落在四仙儿的面颊上。

    轰隆!

    当场,四大仙儿的面颊扭曲拉长,像是擀面杖擀面条一般甩飞出去。

    “你——”

    “嘿~”

    悟空咧嘴一笑,脚下一踏,猛地如炮弹划过大地,空气被洞穿,蓝绿色的江海被气浪撕裂,留下一条久久无法愈合的白线。

    嗖!

    他速度超拔,腰间空气像是条白色小裙子,随着再次提速,轰得一声,这音障白裙便落到脚尖处,仿佛踩着气浪前行。

    他后发先至,出现在四大仙儿的身前,咧嘴一笑,又是一棒!

    “焉敢如此羞辱我们!”

    四大仙儿急的跳脚。

    尤其是独臂白仙,肥硕的身躯蹦蹦跳跳,发出抗议。

    柳仙儿白蛇扭动身子,狐仙抱住尾巴飞旋,灰仙硕鼠捂着鼻子痛呼不止。

    嘭!

    又是‘当头棒喝’!

    不是传授什么理念,让他们豁然贯通,真真正正的一棍子开瓢,鲜血爆洒,颅骨破裂。

    白仙最是委屈,一根手臂根本抱不住伤口。

    柳仙的身子如橡皮泥般拉长,几乎达到极限。

    狐仙眼看着尾巴又掉了一根。

    灰仙满身的肿瘤小鼠纷纷抖落,死的死伤的伤,像是被扒皮待食的老鼠,惨的无可争议。

    “他娘的,这泼猴当年是怎么被我们偷袭的?”

    “恢复歼星级的力量便如此,要是完全恢复,岂不逆天了!”

    “不可能,青天封锁了空间,他无法借到宇宙冥冥的力量,实力被禁锢在威慑以下,任他有翻天的本领也跳不出此方世界!”

    “怎会有如此可怖实力!”

    四头大仙儿真的吓坏了,黄大仙看来是栽了,连点浪都掀不起来,他们四个纵为歼星级,亦觉得辣手!

    “当年就是黄大仙出其不意,将这泼猴毒害,如今竟没了效用,难道产生了抗性?就像人类说的什么‘抗体’之类的……”

    它们不修科技,生来强大,行事摧枯拉朽,哪里需要‘知识’这种东西。

    不修科学,不信知识,唯有老辣的智慧和经验让他们长存。

    可惜,它们不明白知识的力量远比想象的要可怕的多,弱小者正是凭借着一代代知识的累积,由弱变强,由强更强!

    故而,

    最终栽在了青天手中,被噬灵技术和独目之王的傀儡之力驾驭,成为青天的奴仆,棋盘的棋子,再也无法宇宙逍遥。

    “你们作恶多端,该有今天一劫,死!”

    悟空狂性大发,越来越多的记忆涌现,展现的神通亦愈发狂猛,哪怕只是调动歼星之力,同样有霸道绝伦的无敌之力。

    一棒挥出,真的要崩天裂地!

    浩大的血肉大棒猛地拉长变粗,刺穿乌云之上,如珠穆朗玛峰倒悬,被悟空抱在怀中,猛然用力甩出。

    “统统上西天去吧!”

    一声怒喝,便是绝杀。

    一波便要将它们统统送走,全部去见西方耶帝和机械佛老!

    然而,噗通接连四声。

    这四大仙儿竟然没有骨气的纷纷跪倒在地,连呼道:“大神饶命,饶命啊,我们也是被逼的,我们可以帮助你逃脱升天,饶我们性命!!!”

    嘭!

    千钧一发之际,那毁天灭地的大棒被生生悬住,悟空一臂高举,掌托神山。

    “呼~没死,没死!”

    四大仙儿额头冷汗哗啦啦直冒。

    独臂白仙更是动也不敢动:“当时,那根大棒距离我的脑子只有十公分,不消片刻这猴子就会哭着喊着让我们不要死,因为没有骨气的不仅仅是猫天佑……虽然我们号称五大仙,但我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于是,我们跪了!”

    噗通!

    它十分有诚意的流下两行清泪,哭着道:“伟大的悟空大神啊,我们其实对您的钦佩就像涛涛银河浩荡不止,但奈何小人作祟,那可耻青天设下圈套,将我们五大仙一一擒获,困在那暗无天日的铁牢之中。”

    “仙儿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失去自由!”

    “我们曾站在铁窗前遥望银河,闪闪的星光让我们无由低头,悔恨交加的流下眼泪!”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

    “手扶着铁窗望外边。”

    “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啊!”

    “何日能重返我的家园!”

    ……

    “而今成了狱中人!”(1)

    凄厉的歌喉如破锣嗓子般响起,仿佛悟空才是阴狠毒辣惨无人道的那个,谁人听到那歌喉不会垂下头,流下泪来。

    那种悔恨和对自由的向往,连悟空都一时愕然。

    没想打这外星生物还有这份文采。

    悟空一时踯躅,肩头的红莲火眼呜呜哭的不停,随着歌声摇晃触手起舞,喃喃不停:“太惨了,太惨了,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悲惨并非祸乱的理由,谁不是负重前行?”

    悟空冷峻开口,但还是收回了棒子,他话头一转:“不过我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将功赎罪,将来接受洪荒神庭的审判也能减减刑!”

    记忆恢复的越来越多,他想起了人间的生活,想起了洪荒神庭。

    唯有那更远古的洪荒世界的记忆只有只言片语和画面,好像隔着惊涛骇浪,仅仅能够看到模糊的画面。

    那里,好像还有另一個自己。

    四大仙儿对视一眼,当即兴奋的老一套的磕头,几万年不曾进步,这些家伙怕也在祖星上‘小偷小摸’过,留下不少传说。

    只是,不进则退,逆水行舟。

    人类在不断地崛起,它们则停留在古代,吃着天生而有的老本,终会被超越过去。

    天赋决定起点,努力铸就未来,不是说说而已。

    曾经拜奉为神的家伙,如今只能摇尾乞怜,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威。

    独臂白仙蜷缩成刺猬,滚到悟空脚下,拽着裤脚道:“悟空大神啊,这方世界其实是青蒙之主天用来困住您的囚笼,所有的生灵都是您的血肉所化,挖出的红矿石其实就是您的精血造化,它蒙蔽了您的记忆,就是让您自己杀死自己啊!”

    “我们不过是五个看守监牢的牢头而已!”

    它们四个瘫坐在悟空脚下,委屈的大哭起来,根本不像是歼星级的存在。

    每一头肩比山岳,此时却哭的像个几十万岁的孩子,泪水落到地上先成湖泊,再化江河,不一会儿便将汪洋塞满。

    悟空一震,猛地踩着空气上天,一跃来到外太空。

    这哪里是一方世界啊!

    “这是我的……尸体!”

    茫茫的大世界呈现人形横躺在冷寂的宇宙中,胸膛撕裂,五脏六腑化作巨山,血水化为江河,毛发化为树木……

    “那是我,我又是谁?”

    他懵逼了,肩头的红莲火眼也吓的懵逼,先瞧瞧他,再看看那方横陈数十万里的巨大尸体世界,浑身的触手炸开。

    “主人,我们都死了?我们只是一具孤魂而已,呜呜呜,我还小,我还不想死啊!”

    “哼!”

    悟空冷哼,跳入大地,抓住独臂白仙的最后一根胳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胳膊就不必存在了,被我斩掉的胳膊还没有能长出来的!”

    “不,不,小仙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独臂白仙吓得炸刺,当即便要和盘托出。

    轰隆一声!

    天外骤然落下一道银白色的雷霆,伴随着无止尽的黑暗涌动,正方世界陷入莫大的昏暗中,赤红色从世外罩来,仿佛地狱降落人间。

    咔擦!

    大气震裂,庞大无边的眸子从世外俯瞰而来,那血光比恒星还要璀璨。

    “孽畜,住口!”

    一声断喝,震得整方世界左右颠倒。

    四尊大仙惊恐难定:“不好,青蒙之主来了,我们要死了!”

    它们被青蒙之主阴损手段控制。

    脑子里藏着血囊触手怪,一旦反抗,便会被吃掉脑子,本以为青蒙之主此刻吞噬皇天顾及不上,不曾想竟然真身降临!

    “悟空大神,救命啊!”

    它们先是给悟空磕了几个响头,又去给青蒙之主的眼睛磕,说什么自己是被逼的,没办法之类的云云。

    全然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

    但悟空怎么看它们都不像是宇宙的软体动物,骨头应当硬的很,偏偏软的可怜,尽是银样镴枪头!

    他浑然无惧,举棒指天。

    “青蒙之主,你自号青天,却是罪恶昭昭,当真是青天无眼,既然无眼,便将眼睛留下吧!”

    他霸道一吼,马步一开,重重的气浪从身体爆出。

    轰轰轰!

    层层的气浪环在脚下震荡,扫平山川四野,猛地脚下一踏,密密麻麻的蜘蛛裂纹布满大地,蔓延到千里之外。

    他一跃而起,杀向青天。

    “杀!”

    轰隆!

    青天震怒,乌云雷霆翻滚不休,庞大面容在虚空缓缓凝成,模糊浩大的天音垂下。

    “泼猴,能杀你一次,便能杀你第二次!”

    “你回不来了!”

    咚!

    万里乌云汇集成一方超级大手印,从虚空缓缓下压,迫开惊涛骇浪,仿佛无穷宇宙尽皆要被一手拿捏。

    四大仙儿吓得四处逃窜。

    “这,灭世的大手啊,便是恒星也要被撕裂成两半,快逃!!!”

    “吼——”

    悟空龇牙咧嘴,无比狰狞,浑然无惧的撞向大掌。

    四大仙儿早已跑远,独臂白仙遥望着那惊骇的一幕,乌云大掌没有丝毫的停滞,轰隆一声,拍击陆地之上,掀起万丈风沙。

    “悟空大神,败了……”

    ……

    (1):节选自《悔恨的泪》专辑歌曲《铁窗泪》,198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