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03章 不,你有 求订阅
    年仅十八岁的给事中是什么概念?

    一般人或许不了解,但是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可是太门儿清了。

    都说柳天赐深得圣上青睐,今天一看果然不假。

    权利如此之大的给事中,陛下是说加封就加封。

    要知道这个职位一般都是稳重老练,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历练有成的人才能担任,因为其职责重大,所以容不得出半点差错。

    让一个新人, 况且又是一个毛头小子担当这么重要的职务,说是有史以来第一人也不为过啊!

    纪纲心里酸涩的厉害,他年仅三十的岁数担任锦衣卫亲军指挥使,在当今陛下身边也可以说是红的发紫的人了。

    可是跟柳天赐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 这小子貌似神灵附体了似的,一切的好运都往他身上加注。

    无论是什么难题在他身上都是如有神助一般,轻松过关。

    试想,擅改御赐神臂弓多大的罪过?

    可是陛下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如获至宝,为了把他调入内阁听用直接在武英殿跟群臣翻脸。

    还有,皇长孙朱瞻基那么难搞的一个家伙,可是在他的手里调教的是服服帖贴。

    另外,咸宁公主这个小姑奶奶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对他动了心。

    刚才陛下说要逮捕柳天赐,她不惜冒着跟自己老爹翻脸的危险挺身而出护着他。要说她心里没有柳天赐打死纪纲也不会相信。

    要说纪纲别的方面不行纪纲或许会承认,可是要说到揣摩人心的功夫他敢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经过他的眼睛看过去的事情,不敢说百分百准确,可是说十拿九稳一点都不为过。

    此刻的纪纲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心中哀嚎不已,颇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赶脚。

    咸宁公主不自觉的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俏脸上顿时显出两个小酒窝,此刻的她心里无比的开心。

    “父皇,瞻基甚是想念太子哥哥,他想出宫一趟看看。”咸宁公主此刻已经恢复了温婉淑雅的一面, 言语中带着一股子撒娇的味道。

    话音未落,朱瞻基吃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姑姑信口开河,人家才没有想呢。

    可是当他看到姑姑瞪了他一眼的时候,本来想反驳的话又咽了回去。

    小家伙此刻别提有多憋屈了,那是憋的相当难受。

    永乐此刻心中的石头落地,自然也是爽快的很,于是一口答应:“嗯,朕准了。”

    “父皇,瞻基年纪小一个人出宫儿臣不放心,不若就有儿臣陪同前往可好?人家也是很久没有看到太子哥哥甚是想念呢。”

    永乐大手一挥:“准了!”

    ......

    前往教坊司的路上,小家伙朱瞻基郁闷毁了。

    本来今天他可以开开心心、痛痛快快的疯玩一把的,可是讨厌的姑姑打断了他所有的计划。

    “姑姑,人家什么时候说过想念父亲了。”终于内心郁闷到极点的小家伙开了口。

    咸宁哼了一声:“你没说吗?”

    “昂!侄儿从未说过。”

    咸宁抬手就是一个脑瓜崩:“不,你有说过。就刚才说的,姑姑听的真真的。”

    唔......朱瞻基都要哭了。

    “姑姑也太不讲道理了,明明没有的事情,偏偏无中生有。我看是你想出宫玩儿才拿人家当借口的。”

    咸宁脸一红随即矢口否认道:“你个小屁孩还敢顶嘴,你明明就是说了,再敢聒噪信不信姑姑撕烂你的嘴。”

    面对耍无赖的咸宁, 朱瞻基吧嗒吧嗒掉眼泪,嘴里不甘心的嘟囔着:“可是人家就是不想见父亲,谁让他打人家打的辣么狠。”

    咸宁笑了,赶紧安抚道:“太子哥哥揍你还不是为了你好,谁让你不好好读书把那么多夫子都气跑呢。

    其实打你,太子哥哥也是很心疼的,他事后还让我亲自照顾你给你上药呢,难道你都忘了不成?”

    朱瞻基眨巴眨巴眼睛:“真的么?”

    “那还有假?姑姑从来不说慌。”

    朱瞻基不屑的撇撇嘴:“你刚才还说谎骗皇爷爷来着!”

    噗......咸宁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额,那个,瞻基啊,你要相信姑姑,这一次真没说谎。不信姑姑可以发誓,本姑姑要是骗你的话,就让你的头上长疮,脚底板流脓,肠穿肚烂,天天做噩梦。”

    咸宁成功的误导了小家伙朱瞻基,果然朱瞻基没有听出话里的毛病。一脸兴奋的道:“好吧,好吧,人家相信姑姑没有说谎。”

    朱瞻基知道咸宁姑姑很爱臭美,每天早起对镜贴花黄,晚上更是香汤沐浴皮肤保养的跟婴儿一样,她都敢用自己的美貌发这么毒的誓言了,那肯定是真的。

    就此,小家伙心中对太子朱高炽的怨怼之意,烟消云散。

    小孩子就是这样,有些心结他能记一辈子,可是一旦解开随即就抛到脑后再也不计较了。

    在前面驾车的永福宫首领太监孙英肩膀耸动的厉害差点没笑出猪叫来。

    我滴殿下啊,你怎么就那么没心眼呢?但凡是稍微动一动脑子,仔细品味一下也不难发现咸宁公主话里的陷阱啊!

    咸宁此刻又道:“瞻基啊,等会儿见了你父亲要表现好一些,毕竟你们父子也有那么多天没见面了。

    还有,太子妃也是想念你的厉害。

    等会儿你就让人报信给宫里,说多日未见母亲,思母心切想回家住上一段时间。

    顺便呢,你也邀请本姑姑到你家小住数日。”

    朱瞻基的情况特殊,一直被永乐两口子养活在身边。

    不过呢,每隔几天太子妃会到宫里去看他,这多多少少也算是弥补了一些朱瞻基缺失的母爱。

    朱瞻基有些不解:“姑姑,母妃隔几天都会到宫里看我一次啊,根本不存在多日未见的情况啊!?”

    咸宁柳眉倒竖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瞪:“本姑姑说有那就是有的,你哪那么多废话?”

    “唔,好吧。可是姑姑干什么也要在宫外留宿呢?”朱瞻基尽管答应了,可是心中仍是不解,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咸宁脸一阵发烫,是啊,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