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04章 何为花魁? 求订阅
    小家伙朱瞻基是第一次这样规模宏大的场面,兴奋的简直都找不着北了。一个劲儿的追问花魁是什么花儿。

    “父亲,皇宫里的御花园,可以说天下奇花异草尽收其中,皇爷爷说过花中魁首乃牡丹也!这此的花魁评选盛典是不是评出全天下最好的牡丹?”

    太子朱高炽嘴巴张了张,可是却发现开不了口。

    儿子还小,总不能告诉他这里评选的是女人, 并不是他认为的那样。

    朱高炽只是一脸疼爱的抚摸着小家伙的脑袋,并不言语。

    于是,朱瞻基很纳闷,继而转向咸宁:“姑姑,你不是最喜欢牡丹花吗?所以你是最有发言权的,等会儿你一定要选出来最好的那朵。

    到时候侄儿替你摘回来, 养在你的寝宫,这样你就可以天天看到漂亮的花儿了。”

    咸宁俏脸一红,心里尴尬的要命。

    呸呸呸,这个不靠谱的朱瞻基啊。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真想暴揍一顿小家伙。

    “瞻基,你瞎说什么呢啊!姑姑才不要这里的花魁,污秽不堪脏死了。”咸宁说完羞涩的低下头。

    朱瞻基更纳闷了,污秽不堪?还脏死了?那还费劲巴拉花费人力物力评选个什么劲儿啊!?

    柳天赐看着羞涩欲滴的小妮子,嘿嘿,看来你很懂啊!谁说古代的女子对于两性之间的事情在结婚前啥都不知道,你站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夫子,花魁评选什么时候开始啊!?人家都有点迫不及待的要看到呢。”朱瞻基见老爹和姑姑都不愿意搭理他这个小话唠,于是就调整方向找上了柳天赐。

    “额,瞻基,你要耐心的等一下,吉时未到。”柳天赐也是郁闷,古人无论干什么都是很迷信的,尤其是这种大型的活动,更是讲究吉日、吉时。

    “夫子,听说你是这次花魁评选的具体操办人, 想必你是见识过各种各样的花儿的。你感觉是什么花能在今天胜出?”

    额, 小家伙看样子是不弄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

    这种话太子作为老爹不方便讲,咸宁公主身为女儿身不方便说,那这个难题也之后自己适合说了。

    身为朱瞻基的授业恩师,他要是在不说就没人能说了。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帮朱瞻基解开心头的谜团这是他的职责。

    可是该怎么说呢?

    “额,瞻基啊,此花非彼花,男人才爱她。婀娜多姿态,粉面赛桃花。被翻红浪起,用者乐哈哈。”

    太子朱高炽,噗,一口茶喷了出来。柳天赐这小子歪才一个,居然把男人嫖妓说的这么富有诗意。

    咸宁脸都红到耳根上了,呸,坏人就是坏人。真不要脸!给孩子说这些干什么?而且还是当着女孩子的面说,太过分了。

    她现在都有点后悔来这里了,如果不是女扮男装的话,她早就坐不住了。因为全场数万人就她一个女孩子, 你说尴尬不尴尬。

    朱瞻基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没搞懂:“夫子,为什么只有男人才能喜欢?此等奇花异草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闻?

    姑姑怎么不能喜欢呢?她最喜欢花了。

    还有,为什么要在被窝里用才能乐哈哈呢?”

    “瞻基,闭嘴,你在打破砂锅问到底本姑姑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跟你咬咬耳朵了。”

    唔......朱瞻基吓的一激灵,立马闭上了嘴。

    咬耳朵就是说悄悄话的意思,他可是太知道咸宁姑姑的厉害了。

    当初他调皮捣蛋,不小心打碎了皇祖母喜爱的玉镯,结果姑姑说找他咬耳朵。

    他还以为姑姑要给他说什么好玩的事情呢,结果跟着就来到御花园一处僻静的地方。

    再然后,整个御花园都能听见他的杀猪般的哭声......

    所以,在他的印象中咸宁姑姑的“咬耳朵”那是相当可怕啊!

    咸宁怒气冲冲的瞪了一眼柳天赐,额,要老命了,小妮子就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

    柳天赐借口去教坊司催促一下赶紧离开,在不走的话小妮子的眼光都要杀人了。

    但见两团怒火在咸宁乌溜溜的大眼睛里绽放,颇有一种要吞噬万物的架势。

    教坊司内,教坊司主事亲自接待柳天赐。

    “柳小阁老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即可,还劳动您尊贵之身亲自,下官受宠若惊呢。”

    柳天赐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心里暗道:“你以为老子愿意来这里啊!还不是咸宁那小妮子眼看就要发飙了,老子不走等着挨骂啊!”

    不过嘴上却又是另一副说辞:“今天太子和皇孙都来到现场助威,兹事体大容不得出半点纰漏,我来是要叮嘱你一声,出场的时候衣着不要太暴露。”

    教坊司主事愣住了:“柳小阁老,衣服倒是有的是,随时可以更换。不过,衣着暴露若隐若现不是你当初的安排吗?

    你说这样更能吸引有钱的眼球,到时候会赚更多的钱。可是现在为什么要突然变卦呢?”

    柳天赐老脸一红:“额,这个嘛......那个......对了,你这个职位好多年没动过了吧?你想不想在高升一步?

    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在太子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教坊司主事更摸不着头脑了,柳小阁老今天可是好奇怪呀!不过心思机敏的他眼前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

    “额,柳小阁老我明白了,是不是皇长孙殿下年纪小不适合在他眼里落下不好的印象?”

    柳天赐正不知道怎么解释呢,教坊司主事就擅自揣摩出一个这样的结果。

    不过这样也好,总不能告诉他今天这场合不但不能有少儿不宜的画面出现,还得照顾一下咸宁公主的情绪吧?

    柳天赐点点头:“聪明人就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我看你完全有资格在高升一步,事后我定会在太子面前替你美言,你就等着升官吧!”

    话音未落,教坊司主事激动的噗通一声就给柳天赐跪下了:“柳小阁老的提携之恩,下官永生不忘,以后只要是您的事情,下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柳天赐把他搀扶起来:“你我都为太子解忧之人,大家都是自己人嘛,用不着这么客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婢女端着茶水走了进来。柳天赐刚扶完教坊司主事,一个没注意转身之际跟女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啪的一声,托盘连带着茶盏摔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