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交个朋友
    于阳的话让虞新修继续愣住。

    于阳笑道:“我对你有些佩服,读书人有这般胆量的不多,于某愿意结交你新修先生这个朋友,一万两,朋友价。”

    虞新修有些迷糊:“等我明白明白,你的意思是说,顺兴郡王要对我不利?”

    “我没有说,我就是提醒一声......新修先生还不明白吗?这样说吧,我荷包里揣着一两银,出门财不露白,别人问我带多少,我说一文钱足以走天下。旁边走出一人来,喊一声姓于的荷包里有一两银,那是一笔人人眼红的大财。新修先生你想,我能高兴吗?”

    “是,那高兴不了。”

    “我这一两银准备杀人劫财,随时换成千两银,现在被人喊出来,我被大家防备,新修先生你想,我能按捺的时候也就太平无事,哪天我性子发作按捺不住,我是不是要和乱喊的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至不济也打他个动弹不得。谁叫我手里确实有这能耐,别人又站在我的地盘上。”

    虞新修僵住。

    飞鱼台这两天受人拥戴的光环渐从脑海里消失,这才发现自己到底年青,光天化日之下的飞鱼台带给他的眩目感,让他忘乎所以,以为大庭广众之下可以谈论的,放到其它地方也正气满乾坤。

    原来......朱大人冒着摘官的风险站到自己身边,原来虞五雷七冒着性命风险站到自己身边,原来赵夫子犹豫退缩有他的道理,原来......是自己太年青。

    于阳看到他的神情变化,微微一笑:“各位都是办大事的人,我辈算江湖中人,本可以是两个天地。但天地其实只有一个,近来风云事我辈也忧心。我接新修先生这镖,只为敬佩先生,只为这风云早定,我们这做生意的江湖人,继续在小风云里挣钱。”

    再次竖起一根手指:“一万两,保送活命到家。倘有伤损,根据当时情况镖局赔你钱,或你再加镖局钱。这句怎么听,咱们一出城就遇五百强兵等着,不知道要死伤几个人才送先生离开,伙计们都有家,抚恤银子不够,镖局不能认这倒霉。城外有五百强兵等着,我们事先知道却不另行安行路线,死伤算我们的,新修先生有伤损我们另行赔钱。所以,咱们得避免这样的事情出现,一万两银子,保送活命到家。自接镖那一刻起,新修先生就由我们镖局负责,我们让你扮女人扮乞丐,让你钻箱子钻地洞,你得按我们的来。”

    虞新修呆若木鸡。

    雷风起送上一万两。

    钱在他身上,珠宝在高山身上。

    让高山也过来,一来是雷七虞五高山三个人有事一起商议,二来怕镇远镖局要价高也不让还价,雷风起身上钱不够,就拿珠宝抵价。

    于阳接过银票,从怀里取出写好的契约,虞新修签字画押后,一式两份,雷风起收起一份。

    “成了,新修先生从此刻起,就归我们镇远镖局保护,请问你哪天离去?”

    虞新修面色红一阵白一阵,这不是窘迫也不是尴尬,而是心情反反复复,又复复反反,终于一咬牙,挣出顶天立地的心情:“出门的时候我知道这事情不小,但乾坤依旧朗朗天地还在靖宁,我真没有想到黑暗凶险之处。不是占你镖局便宜,实在多谢你提醒我,我如今通透已极,既然来了,既然赵家肯和我上飞鱼台,既然我已经打出一个小小声名,这事情我做周全才走。”

    虞新乡等人今天刚到,他们几十个人还没有说痛快,有些意思还没有说完全,和赵家约好明天继续相见飞鱼台。

    于阳不以为意的一笑:“新修先生在广阳城呆一年,按契约我们就保护你一年。”他笑容加深:“所以我说一万两交你这个朋友,否则,难道我不懂把你留在广阳的日期谈进来吗?不必再说,一万两足矣,我镇远镖局必定送你安然回家。”

    虞新修心服口服,一万两真的不贵,不过是他拿不出来的钱罢了。

    这钱在他看来由夫子出,就是虞五雷七也一定是家里夫子安排在这里帮自己,夫子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分量,没人帮着一定不行。

    难怪苗保怂恿自己登飞鱼台,这不就对上,苗保心中清楚夫子前路有安排。

    钱是雷风起怀里取出来,虞新修只记在虞存头上。

    大家倘若知道他这样想,也会多多鼓励他这样想,毕竟三言两语解释不清,人在异地也不便解释。

    于阳见没有其它要说的,起身告辞,虞雾落觉得他为人实在索价公道,走出桌后一步,拱手送他。

    乌黑雁翎刀突兀般撞入于阳眼帘,于阳失声:“好刀!”

    他震惊的看着年青的虞雾落,这姑娘斯文的很,怎么会佩着一把杀气滔天的刀。

    七姑家大表哥再次露面,雷风起斜走一步挡住雁翎刀,笑道:“我五舅家小表弟没有眼力,却最贪财。”

    “这话怎么听?”于阳忍无可忍,斜走一步,视线里继续看刀。

    雷风起索性不挡他:“我们路上遇到一个卖旧宅的,穷极了的败家子儿卖东西,我们捡漏去,我这小表弟头回出门,半点眼力见儿没有,别人涨价的东西他抢的的欢快,这把刀硬生生加了几百两到手,我说他买的贵,他生气天天佩身上,其实未必很喜欢。不过是和我对着干,像是这刀很值钱。”

    于阳闻言,重新端详雁翎刀和虞雾落。

    虞姑娘有多年习武的经历,也有自娘胎里沉浸诗书的气质,斯文和杀气无论如何套不到一起,至少于阳这样想,他释然。

    小表妹也好,小表弟也好,他更不会问明。

    好心的道:“这刀不能乱佩,运道不高的人压不住它。”

    雷风起和虞雾落谢过他,于阳向院中走去,能看到两边厢归虞新修和苗保住的上房里,有不少人说话。

    于阳大方的道:“一万两已收,这些人出城安全也可以找我。”

    虞新修、虞雾落皆是大喜,深深谢他。

    于阳笑道:“我说过交个朋友,我辈小生意人,只盼着太平年头久,生意做的长。”

    ------题外话------

    周末愉快,早六点出现的都是勤快鸟儿。

    有虫吃哈哈。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