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9章 我爱你
    勉强过关之后,齐等闲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他转头对着黄憧说道:“你小子刚刚表现得还算不错,不过,想到用枪的时机,太晚了一点。”

    “枪法是你的优势,那就把他结合起来吧。”

    “一寸长一寸强,枪比任何传统类兵器,都要强了百倍!”

    黄憧说道:“确实是这样,有时候动起手来,就没想到用枪……用枪的时候呢,一些功夫施展起来便格外别扭。”

    齐等闲道:“这段时间我来训练一下你吧,希望你能有点长进。”

    黄憧连连点头,这狗逼双标师父,总算是愿意给自己开小灶了!

    “那什么,你先一边玩去,我指点下你师姐。”齐等闲说道。

    黄憧刚刚挂到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硬住了,嘴角狠狠一抖,转身就走,心里不断骂着这双标狗。

    齐等闲待电灯泡走了之后,把杨关关的小手牵上,拉着她在海滩边漫步了起来。

    他一边走,一边跟杨关关说了刚刚与战飞对战时候的一些打法失误。

    诚然,以杨关关的功力,就算把打法发挥到了极致,也绝对不是战飞这种高手的对手。

    “其实,我也没想过这个战飞居然会主动来挑衅我和黄憧,这个人的人品,确实不怎么样。”杨关关叹道。

    “高手不一定都是好人品,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可以适当缩头服软,回头我来打死他们就行了。”齐等闲微微一笑,说道。

    “刚刚你耳朵出血了,是不是还没好?”

    杨关关摇了摇头,道:“是的,这只耳朵,经常会出现耳鸣的情况,而且有时候听不到声音。估计,处于半废状态了。”

    齐等闲皱了皱眉,道:“等你修行到见神不坏的境界了,或许才会有转机了。不过,这条路很漫长,需要保持耐心与坚韧。”

    杨关关道:“我的大仇已经得报,现在有的是耐心。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每天都花钱从武馆里雇高手来陪我练劲儿,功夫还是有很大进步的!”

    穷文富武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想把武功练到比较高的境界,得有很大耗费,食物得跟上吧,药物也得跟上吧,然后陪练也得跟上吧?这些,可都是钱。

    杨关关是个小富婆,哪怕齐等闲不带着她练了,她也能花钱去找那些牛逼的宗师们学习。

    那些大高手,就算再保守,也得被一摞摞钞票给砸得开放起来。

    “你来香山是打算做什么?”杨关关问道。

    “还不是听到你和黄憧来了,我这才过来的,怕你们在香山出事啊!这龙门和洪帮一起联手举办武道大会,想要号召南方的高手围剿我,我怕你强出头被人打死。”齐等闲有些不悦地说道。

    “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污蔑你?我非但要出这个头,还要在香山开武馆,把你的招牌竖起来!”杨关关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帮混账,栽赃陷害,害死了陆大哥,把你打成叛国贼,简直为所欲为!我必须要做点什么,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齐等闲叹了口气,道:“陆战龙太正直了,人也太傻了。当时,就算他为了保全妹妹咬我一口,也无所谓的……不过,他不是那种人。”

    杨关关不由有些伤心,陆战龙可是把她当妹妹看待的人,让她从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兄妹亲情的温暖。

    杨关关道:“你也要小心啊,我失去了陆大哥这样一个亲人,不能再失去你了。”

    齐等闲道:“难得见你这么直白,我喜欢!”

    齐等闲这个时候不由有些遗憾了,这香山太繁华了也不是好事,连片玉米地都没有,这个时候要有片玉米地,那多香啊?

    “你打死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他们现在正在跑关系,准备把你定性为恐怖分子。这对你来说,非常不利,一旦落实,那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杨关关神色严肃地说道。

    “放心好了,我已经有安排了。过几天,我就让人去天主国,跑一跑关系。”齐等闲笑眯眯地说道。

    “去天主国干什么?”杨关关愕然地问道。

    天主国不是天竺国,天竺国在华国境外东南方向,而天主国,则是在欧罗巴,是全世界最小的国家,但是,却拥有着全世界最辉煌最具代表性的教堂。

    这个国家虽然很小,但影响力可一点不弱,毕竟,代表着西方世界的信仰。

    同样,在东方世界,也有很多人受到此类信仰的影响。

    这是全世界信徒最多的一个宗教。

    齐等闲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呗,记得看新闻喽!”

    杨关关也就随他卖关子了,反正这货,总是能搞出点什么骚操作来。

    齐等闲有时候虽然很狂妄,但并不是傻子,知道被定性为恐怖分子之后,那会带来怎样的麻烦,所以,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齐等闲一边走着,一边把自己在香山要执行的计划告诉了杨关关,方便她知道接下来的行动。

    “许长歌人不错,算得上是有口皆碑的人物了,让他来掌控香山龙门,我看可以。”杨关关听后,不由表示赞同。

    “不过,你确定这跟许忆筎没有关系?”

    齐等闲道:“我对天发誓,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跟杨关关聊完之后,齐等闲便准备先到许家去告辞,然后再来与她和黄憧汇合。

    杨关关却是叫住齐等闲,然后深情地看着他。

    “怎么了?”齐等闲忍不住问道,发现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有句从来没说过的话得跟你说,陆大哥的死,让我对此有了些觉悟。”杨关关轻声说道。

    “嗯?你说呗!”齐等闲道。

    杨关关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直视着齐等闲,悠然道:“齐等闲,我爱你。”

    “我爱你”,多么俗气的三个字。

    可是除非你听过,除非你说过,要不然你无法知道这三个字中包含了多少无奈?多少的辛恨酸楚?多少的甜蜜?多少的痛苦?

    要说出这三个字前,你必须经过一段多么漫长、多么痛苦的征程。

    说出这三个字后,你必须接受那不可知的未来,是甜?是更痛苦?是无奈?还是更辛酸?

    不管你是说,或是听,你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了解到这三个字的无可奈何。

    华国女人含蓄,通常不会将这三个字说出来给男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