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好玩儿
    地下,走廊。

    咔啦啦啦啦……

    大大小小的砖块碎裂,掉落在了地上。

    飞扬的尘土渐渐散去,显露出了一尊近乎完美的古希腊雕塑。

    但那不是雕塑。

    是人。

    是许承。

    他向前方奋力挥出了自己的右拳,动作定格在了原地。

    明明身体是完全静止的,但无论是关节、皮肤、肌肉,甚至是衣服的褶皱,无不充斥着一种毁灭性的张力!

    “啊……”

    先前吸入的最后一缕白烟从他的口中缓缓流了出来。

    直到流尽。

    在那尊古希腊雕塑的脚下,还有着两根断掉了的巨大手指,是中指和无名指,正在如冰块一般缓缓消融。

    许承将自己的目光上移,望向走廊的更深处。

    那只大手已经消失不见了。

    它的两根手指被许承的一拳打断,随后便如逃命一般缩回到了走廊更深处的阴影中。

    哗啦……

    那两根断指最终化作了两滩水渍。

    也正是在那一瞬间,潮湿走廊肉眼可见的干燥了起来。

    宛如退潮一般,从许承的背后退到他的身前,而后又往走廊更深处退去。

    许承缓缓起身,走到了不远处,捡起掉落在地的原能块。

    原能流入体内,楚秋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许承还在四处寻觅着。

    “降临的载体呢?”

    他在说那块来源未知的肉块。

    楚秋飘在一旁,“刚刚那个女的带着肉块逃走了,走的是通风管。”

    闻言,许承的目光又一次转向了走廊深处。

    按照他之前得来的信息,降临的载体仍在,那么诡异生物就不会消失。

    一看动作,楚秋便知道了自家老头子的意思,随即安慰道:

    “诡异生物的本质是‘生物’,是活着的。”

    “活着的东西,其本能一定是怕死的。”

    “那只大手断掉了两根手指,它怕死,所以它逃了,逃回了它的源头。”

    “载体和原能块的组合为诡异生物提供了降临的大门,但那道门是一次性的,所以除非再次将原能块与载体组合,否则的话那只大手没有再度降临的机会。”

    此言一出,许承放松下来,将自家老太婆的头发轻轻捋到了耳朵后面。

    嗯,真是看不够。

    但楚秋却话锋一转,忽然道:“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比较好奇。”

    许承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什么事?”

    “最近你身边有好多的女人。”

    许承:“……”

    许承:“哈哈!”

    都是老夫老妻了,许承当然明白楚秋是在开玩笑的……吧?

    差不多,总归是在关心自己,毕竟刚刚才跟诡异生物大战了一场。

    楚秋的手轻抚在许承的拳头上,那是一只犹如钻石般坚硬的拳头,连黑暗中的诡异都能撕裂,却让楚秋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真温暖啊……”

    ……

    潮湿走廊完全退去了。

    许承重新回到了那扇厚重的大铁门前,将两只手插进了铁门的下方,用力将其缓缓抬起。

    咔咔咔咔……

    铁门上方的卡槽喀吱作响,表明了这其实不是它的正确打开方式。

    当铁门被抬起到一半之后,许承从里面钻了出来,看见了早已等候多时的老爷子。

    这并没有让许承以外,地下赛场毕竟是老爷子的地盘,他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这边的动静呢?

    许承松开手,那扇铁门又“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芊芊呢?”

    “休息了一会儿就走了。”

    老爷子耸了耸肩膀,从兜里掏出了一包香烟。

    自己一根、许承一根。

    两人各自叼了一根烟在嘴里,背靠着墙壁,将香烟点燃。

    呼……

    “好烟。”许承赞叹道:“什么牌子的?”

    老爷子平静道:“国外有个我的私人庄园,自家作坊卷的。”

    许承顿了顿,“我以为只有雪茄才有私人订制。”

    “雪茄也有,你要吗?”

    “……”

    许承摇摇头,“算了,抽不惯那玩意。”

    “哈哈!”

    老爷子笑得很是开心,抖了抖烟灰,用夹着烟卷的手指向两人的正上方。

    “一会儿我让人带你从密道出去,现在这上面的体育馆里面全是目击者,估计很快就能查到这里了。”

    许承吸了口烟,“会有麻烦吗?”

    这里是老爷子所经营的灰色产业,而目击者却是背靠蔚蓝的官方组织。

    后者多半不会允许前者的存在。

    “这场子是不能要喽,不过……”

    老爷子话锋一转,一边百兽一边笑道:“你当我是谁啊,早都安排好啦,什么都不会留下的。”

    “一会儿你走了,我再一走,这里不过就是个废弃多年的地下建筑,多半会被判定成星辰商会的临时据点。”

    “不然我凭什么经营这些买卖这么多年啊?”

    语气仿佛在炫耀,一如往常。

    听老爷子这么说,许承终于是放下心来。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抽着烟,直到这根烟即将燃尽。

    许承动身离开,临走到走廊的拐角处,背对着老爷子,用夹着香烟的那只手在半空中轻轻挥了两下,示意告别。

    “谢谢。”

    许承忽然吐出了这两个字。

    闻言,即便是老爷子也忍不住一愣。

    “你谢我什么?”

    “芊芊、船上的医疗箱、酒、这个场子……还有这根烟。”

    许承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老爷子便笑得更加开心了。

    他仍旧站在原地,抽着烟,耳边传来许承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

    没有人说话了。

    许承已经走远。

    芊芊早在目击者来之前就返回了地面。

    那些沸腾的观众们、热烈的选手们,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离场了。

    “哇!有人吗!”

    他忽然从走廊的拐角探出头去,似乎是在尝试吓唬路过的人,却一无所获。

    偌大一个场子,仿佛就只剩下了老爷子一个人。

    “都走了啊,不好玩儿。”

    老爷子噘着嘴,仿佛一个小孩子。

    他就那么站在角落里,慢悠悠地抽着烟。

    直到他派去善后的下属找了过来,掩护着老爷子从地下建筑的密道中离开。

    起先的时候,老爷子还沉着脸,显得有些失落。

    但走着走着,他哼着小曲儿的声音就传到了周围保镖们的耳中。

    那些保镖跟了老爷子许多年了,因此很清楚老爷子现在的心情——

    那是相当开心!

    应该是看见了一场令他相当满足的“斗争”。

    “就陪这些年轻人们玩到底吧,这样才好玩儿啊!”——老爷子心里如是想道。

    ……

    地上,已经入夜了。

    球赛结束,观众们陆续离场,其中夹杂了三个人。

    刚刚打赢了比赛的芊芊、刚刚处理完善后工作的韩行、刚刚打退了诡异生物的许承。

    他们三个人几乎同时离开了体育馆。

    许承独自一人、韩行编了个肚子痛的借口、芊芊则说自己要加班。

    所以这三个人是分开走的。

    但他们三个人的心中却有着一个类似的想法——

    这一天,真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