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三章遭遇算计
    “心里大概有几个人选,不过我在这牢狱中,却是无法去求证。”韩逸瞥了一眼丽贵妃,也没有任何隐瞒。既然那些人陷害自己和丽贵妃,那么面前这女子便不可能与凶手有关。
    “如果我有办法让你离开这里呢?你能不能保证,查出真相?”丽贵妃直视着韩逸的眼睛。
    “只要证实了我的猜想,查出真相不是难事。”
    “好,不过,你只有一晚的时间。”
    “一晚,太短了?”韩逸皱眉。
    “你不要忘记,这里乃是天牢,我能为你争取一晚的时间,已经是极限,所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小。”丽贵妃提醒道。
    “明白了。”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丽贵妃退出牢房,径自离开了,不一会儿,便有一个穿着囚服的中年人,走入牢房之中,手里还捧着一件黑衣。
    “换上衣服,天亮以前,你要回到这里来。”中年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韩逸点点头,没有任何迟疑,动作迅速的换好衣服之后,走出牢房,穿过长长的廊道,出现在一个大厅之中。大厅里,丽贵妃坐在桌子边,身后站着一男一女,姿态凛然,身上透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丽贵妃,韩某可以离开了吧?”他这样问道,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丽贵妃身后的一男一女。
    “可以,记住,巳时之前你要回来,否则,后果你自己知道。”丽贵妃再次提醒,而后玉手挥了挥,身后穿青黑色锦衣的男子立刻将一柄长刀扔给韩逸。
    “放心,一夜的时间,足够了。”韩逸接过长刀,淡淡的看了一眼,这长刀,看样式居然是禁军专用的仪刀。韩逸心里微惊,莫非丽贵妃在禁军之中也安插了自己的心腹?
    很好的掩盖下了自己眼神之中的异样,韩逸拿好仪刀,转身离开了。出了天牢,韩逸轻轻一跃便掠上了屋顶,借着夜色,向皇宫的方向掠去。
    韩逸离开之后,天牢大厅之中,丽贵妃拿着茶杯,轻轻啜饮了一口,嘴角浮现一丝诡异的微笑。
    “陶潜,动手吧。”她说。
    “是,请贵妃娘娘暂且回避。”身穿青黑色锦衣的男子躬身说道。
    丽贵妃放下茶杯,起身,带着另一个宫女模样的女子,走出天牢。待得其离开之后,那锦衣男子,蓦然拔刀,掠进了廊道之内,片刻之后,有打斗声传出,很快便渐渐平息。
    此时,韩逸已经来到了皇宫高墙之外,看着那高达十丈的墙壁,目光闪烁,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丽贵妃,似乎有些问题。”他低声自语,看着手里的长刀,“为何,偏偏要给我这仪刀?以她的能力,什么样的兵器不能够弄到,却偏偏选了这禁军专用的仪刀。”
    只是韩逸一路思索,却是没有想出任何的头绪。按理来说,丽贵妃被靖王妃毒杀一案牵扯,必是有心怀不轨之人陷害,多半是牵扯到了后宫的争斗,这样的事情,在明显不过。但今天晚上的事情,却让他从丽贵妃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异常,而这一丝异常的源头,便是他手里这柄仪刀。
    想不出什么头绪来,韩逸摇摇头,便也不再深究。他的风格,想不出来,那便去好好查一查,看一看,总会有蛛丝马迹。他 身形一动,掠出屋顶,化作一道黑影升上了那十丈高的宫墙,一闪而过,落入了皇宫内院。
    韩逸一路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行迹,穿过大半个皇宫,来到了一座宫殿前方。躲在假山的阴影中,抬眼看去,宫殿正门挂着华丽的匾额,上书东宁宫三个大字。
    这东宁宫,正是丽贵妃的寝宫。韩逸却是没有去查那几位可能与靖王妃毒杀案有关的皇妃,反而是来了让他离开牢狱的丽贵妃处。待得巡查的侍卫和宫女们走远,韩逸立刻从假山后疾掠而出,鬼魅一般飘进了东宁宫。
    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东宁宫深处,搜查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韩逸眉头微皱,自嘲一笑,看来是他想多了。他离开东宁宫,朝华清宫掠去。
    韩逸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东宁宫的时候,宫殿深处的黑暗里,一双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背影,那眼神仿佛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在皇宫中潜行的时候,丽贵妃也从天牢回到了东宁宫。宫女点亮了烛火,丽贵妃在床榻边坐下,屏退了左右,一道声音无声无息的从帷幔上飘了下来,看那身手,此人却是一名极端可怕的高手。
    那人飘落在丽贵妃面前,单膝跪地,从身形来看,竟是一位女子。
    “怎么啦?”丽贵妃对自己这位贴身护卫突然现身,感到有些不解。
    “韩逸刚刚潜行进了东宁宫。”女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冰冷得察觉不到任何感情。
    “哦,是吗?”丽贵妃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随后恢复如常,“韩逸,不愧神捕之名,看来我今晚的举动,引起了他的警觉。”丽贵妃眼神闪烁,思索了片刻,方才察觉自己什么地方出了纰漏,“看来,是因为那柄刀。”
    “你先退下吧。”她道。
    “是。”女子应了一声,脚下轻轻一点,身形就飘上了帷幔,隐藏在房梁之间。
    “来人。”
    “娘娘,您有什么吩咐?”两名宫女踏着小碎步,快速走进内殿。
    “去请陶潜过来。”
    “是,娘娘。”
    两名宫女微微躬身,退出了内殿。
    再说另一边,韩逸偷偷潜入了华清宫,仔细搜查起来。就在他刚刚进入内殿时,一股血腥味蓦然飘散过来,涌入鼻腔。
    这里怎么会有血腥味?韩逸心中一凛,动作加快,迅速冲入内殿。穿过帷幔,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脸色大变。只见内殿之中,四名宫女伏尸在地,身下散开一滩血迹,床笫之上,华贵妃竟被人割喉而亡。
    “怎么可能?”韩逸满心震动,“宫闱之内,怎敢有人在此行凶?”
    短暂的震惊之后,韩逸立刻上前查看,发现无论是宫女身上的伤口,还是华贵妃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是刀伤,而且刀口十分独特。
    “这些伤口,是禁军仪刀造成的。”发现这点,韩逸瞳孔骤然一缩,“不好,中计了。”
    “来人,给我把华清宫包围起来,那刺客,定是闯入了其中。”就在韩逸反应过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华清宫外却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
    韩逸掠上房梁,透过木雕空隙看出去,那发号施令之人,赫然正是今夜跟随丽贵妃去天牢的锦衣男子。
    “果然是她。”
    “冲进去,遇到可疑之人,立刻击杀。”陶潜大手一挥,数十名禁军立刻拔刀,冲入了华清宫。
    他们三人一组,背靠背在华清宫内外搜索,看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任何潜藏的人物,众人立刻将目光集中到了屋梁之上。正当他们准备掠上屋梁仔细搜索的时候,韩逸从屋梁之上飞掠下来。众禁军见此,眼中寒光闪过。
    “杀了他。”冰冷的命令下达,数道刀光劈斩过去。
    韩逸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丽贵妃让陶潜带人过来,而自己又身处华贵妃被杀的寝宫之内,恐怕是要借此机会将他灭口。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是有口也说不清,那些禁军恐怕也不会听他多言。
    仪刀出鞘,挥出一道凄冷的刀光,空中数道刀光交击,发出激烈的撞击声。
    借着下落之势,几名禁军直接被韩逸的攻击击飞出去,砸穿了屏风。
    “当当当当——”华清宫外,众人只听得一阵刀锋交击的声音,而后一切归于平静。韩逸一步一步走出了大门,面容完全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韩逸,你越狱潜逃,居然还敢潜入皇宫,杀死华贵妃,今夜,本统领定要将你格杀于此。”陶潜拔出长刀,“杀了他。”
    身边的数十名禁军顿时一起冲了上去,将韩逸团团包围起来。战斗一触即发,禁军擅长联手之术,攻击激起凶猛凌厉,韩逸很快就变得难以招架起来。
    “就这样死在这里,我怎么能够甘心?”
    心里有这样的声音在咆哮,韩逸的身体里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他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身上的十几道伤口,换来了十几名禁军的性命。
    他突然向前猛冲,长刀在巨大力量的挥动下撕裂空气,激发出尖锐的声响。
    “当——”两名禁军在他凶狠的攻击下一触即溃。
    “统领小心。”禁军们大喊。
    “强弩之末,还敢对本统领出手。”陶潜双眼之中闪烁着毒蛇般阴狠的光芒,身形扭转,急速掠出,“当——”刀锋交击划过,火花四溅,陶潜身形一转,一步踏地,止住去势,回身一刀。
    刀锋贯穿了韩逸的胸膛,透体而出。
    “噗——”鲜血从他的嘴里狂喷出来。
    死亡的气息开始蔓延,将他淹没。
    “唰唰唰——”大队人马冲入广场,中间护卫着皇帝和丽贵妃。
    “陛下,华贵妃已经遭了韩逸的毒手。”禁军上千禀告。
    “什么?”皇帝震怒,“给朕放箭,射死他。”
    陶潜立刻弃刀,向后掠出。禁军开弓,上百支箭矢破空而来。
    “要死了吗?”眼里映出一片箭雨,韩逸凄然一笑。
    “嗡——”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奇异的白光从他的体内汹涌而出,瞬间,世界被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