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0章 碾压
    靠近北河的瞬间,只见魔羊前蹄高高抬起,向着他猛然一踏。
    “咔咔咔……”
    在这一踏之下,空间出现了一条条裂纹,宛如囚笼一般将下方的北河给罩在其中。
    北河吸了口气,而后他身躯轻颤了一下,一时间他皮肤表面黑光流转。他以古魔之体,施展了元煞无极身。
    “唰!”
    肉身之力大涨之下,只见他身形一花,硬生生从那种空间束缚中挣脱了出来,而后向着后方倒射而去,一闪就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
    “轰咔!”
    与此同时,在魔羊前蹄一踏之下,以北河之前所在的位置为中心,空间宛如蛛网一般龟裂开来,一条条裂缝四处蔓延,爬满了半空。
    有的甚至还延伸到了下方的城池,将地面还有各种建筑给轻易撕开。
    眼看一击落空,魔羊抬起巨大的头颅,看着前方的北河怒目而视。随着此兽的喘息,从它的鼻孔中,不断喷出两道炽热的白气。
    此兽双目猩红,注视着北河时,眼中有着一缕缕红芒流转。
    它赫然在对北河施展一种迷幻神识的秘术。
    “雕虫小技。”
    对于此兽施展的秘术,北河只是一声轻笑,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样子。
    下一息,他就一把抓住了腰间的一只黑色布袋,将此物放在手中掂了掂后,向着前方的黑色魔羊猛然一掷。
    “嗖!”
    霎时,黑色布袋化作一道模糊的黑线,向着前方的魔羊激射而去。
    眼看此物靠近,黑色魔羊陡然张嘴。
    “咻!”
    从它口中激射出了一道黑色的光柱,一闪即逝打在了黑色布袋上。
    遭此一击,黑色布袋“嘭”的一声爆开。
    只是魔羊还来不松一口气,只见从爆开的黑色布袋中,就九道黑影浮现了出来。
    仔细一看,这九道黑影赫然是九只体积庞大,宛如蝗虫一般的灵虫。正是那九只修为具是达到了无尘后期的巨型伽陀魔蝗。
    方一出现,这九只伽陀魔蝗振翅之下,就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嗡嗡之声。
    它们的双目亦是血红,当中充满了嗜血的味道。
    尤其是在看着前方那头体型巨大,浑身上下散发出惊天魔气的魔羊时,嗡鸣声为之大作。
    伽陀魔蝗这种灵虫,本来就喜欢吞噬魔修的血肉之躯,而前方的那头魔羊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极为浓烈和强悍?瞬间就勾起了这些灵虫的嗜血和凶残。
    “唰唰唰……”
    根本不需要北河的操控,九只巨型伽陀魔蝗就向着前方的黑色魔羊冲了过去。
    黑色魔羊虽然强行将修为提升到了法元期?但是在感受到这九只伽陀魔蝗的气息后?他心中依然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蓦然间此兽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陡然张嘴。
    “哗啦啦……”
    一大片暗黑色的火焰?从此兽的口中喷涌而出。
    在此兽头颅一甩之下,焚烧在了每一只伽陀魔蝗身上。
    然而下一息?九只巨型伽陀魔蝗就从火焰中掠了出来?继续向着那头魔羊扑去。
    而观它们的身上,除了被火焰焚烧的通红之外,毫发无损的样子。
    而且黑色魔羊的举动,还勾起了这些灵虫的凶性?它们眼中的残忍和嗜血之色更甚了。
    眼看在暗黑色火焰的焚烧之下?这些灵虫都毫无大碍,魔羊将火焰一收,而后前蹄抬起,对着当先两只伽陀魔蝗一踏。
    “嘭……嘭……”
    在两声闷响之下,这两只伽陀魔蝗直接飞了出去。一只砸在了街道上?将街道的地面给轰碎,拖出了一条数十丈的土痕。
    还有一只则轰在了一座石塔上?直接将石塔给轰的对穿,身躯砸入了石塔后方的一座大殿中。
    “嘭!”
    接着黑色魔羊的头颅?对着正前方一撞。
    在他头顶两根弯角一撞之下,又是一只伽陀魔蝗笔直的飞射出去了。
    这一只伽陀魔蝗直接飞向了城外的方向。
    不过当被巨力轰飞了数百丈后?此虫在半空双翅一振?硬生生停了下来。
    它看向前方横冲直撞?将一只只伽陀魔蝗不断轰飞的魔羊,双翅振动之下,继续扑了过去。
    看到这头魔羊被纠缠,北河知道,此兽被九只伽陀魔蝗给吞噬,是迟早的事情。
    因为这九只伽陀魔蝗刚刚被他放出来,凶性还有战斗力尚未完全释放,随着时间的推移,实力就会完全展现出来的。
    当年就连真正的法元期修士它们都吞噬过,更不用说这头强行将修为提升到法元期的魔羊了。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时,此刻他目光一凝,接着陡然转身,一拳对着身后轰了出去。
    “砰!”
    而后他的拳头,就跟另外一只硕大的黑色拳头,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清晰的闷响。
    “咚咚咚……”
    在这一击之下,北河的身形向后退了三步,这才停下来。
    眼看北河仓促间,都能够接下他全力一击,化作人形怪物的朱子龙,只觉得极为惊讶。
    “死吧!”
    但是下一息,就听他一声爆喝。
    其身形宛如一阵狂风,向着北河碾压而至。
    “不自量力!”
    看到朱子龙想要仗着强悍的肉身,跟他贴身肉搏,北河面带讥讽。
    其体内魔元运转之下,只见他的右手手臂,突然开始暴涨,瞬间变得粗大的了三倍不止,同时在手臂上,还覆盖着一层细密的黑色鳞片。
    这是因为他施展了蛮魔变,将身躯的一部分,给彻底的魔化了。
    就在朱子龙靠近的瞬间,他右手五指紧握,一拳轰了出去。
    “轰!”
    电光火石间,只见施展了九龙功,化作一股狂风的朱子龙,身躯呈现弓形,被轰得倒飞了出,同时还能听到几声咔嚓的骨裂声响传来。
    朱子龙的胸膛,深深凹陷了下去。尚在半空,他口中就鲜血狂喷。
    当飞出了百余丈,他身形在半空一扭,而后强行站定,看着北河时,眼中满是惊惧。
    而北河则微微一笑,他的手臂在逐渐的恢复原样,并被他慢慢收了回来。
    蓦然间,只见朱子龙脚步一跺,身形冲天而起,悬浮在了百丈高空。
    接着他就手指掐动,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随着他的动作,只见在朱子龙的头顶,凝聚了一片数百丈的阴云,从其中更是散发出了一股厚重的压迫感。
    在北河的注视下,那朵阴云翻滚,最终竟然凝聚成了一尊生长着四肢和头颅的人形生物。从轮廓上看,和朱子龙极为相似。
    就在这尊巨大的人形生物凝聚成形的瞬间,朱子龙对着下方的北河,隔空一掌拍了下来。
    而那尊人形怪物,动作跟他出奇的一致。
    “呼啦!”
    霎时,一只巨大的手掌,带着厚重的压迫从天而降。
    见此一幕,北河终于露出了一抹正色。
    而就在他准备避开这一击之际,从天而降的那一掌,竟陡然消失了。
    “轰!”
    北河正惊疑不定,而后就听一声巨响,同时他只觉得他的身形,被一股巨力给拍中,向着下方的城池坠去。
    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只见在城池中,出现了一只百余丈之巨的手掌印,足有数十丈深。
    当中还有黑色阴云弥漫,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情形。
    “嘿嘿嘿……”
    半空的朱子龙看到这一幕后,咧嘴露出了一抹狞笑。
    “嗖!”
    只是下一刻,他的狞笑就戛然而止。随着一道破空声,一道人影从巨大的手掌印中激射而起。
    仔细一看,这也是一尊头生双脚的人形怪物,模样比其他还要凶狞的样子。
    而这人形怪物,正是施展了蛮魔变的北河。
    方一现身,他就面带怒容的向着头顶的朱子龙激射而去。
    朱子龙瞳孔一缩,不过下一刻,他眼中就有狠辣之色浮现,而后亦是向着北河冲了过来。
    两人化作了两道黑线,一个冲天而起,一个从天而降,瞬间就激射在了一起。
    “轰!”
    触碰的刹那,只见朱子龙的身形,破布袋一样飞了出去。
    仅仅是一个照面,他就不堪一击。
    “唰!”
    北河的身形瞬移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后双拳雨点一般向着朱子龙罩去。
    “砰砰砰……”
    在一连串沉闷的暴击之下,他的拳头尽数落在了朱子龙的身上,而后就是连绵不绝的咔嚓声响起。朱子龙浑身上下的骨骼,在北河的暴击之下,宛如干柴一般被一根根砸断。
    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他的身躯就变得不成形状。
    随着他一记甩腿,抽在朱子龙的腰身上,朱子龙的身躯陨石般斜斜坠向地面,轰的一声,深深的没入了大地当中,就此生死不知。
    “呼呲……呼呲……”
    北河双手抬起,在他的掌心燃烧起了一黑一白两道火焰。
    “嘭!”
    只是他还来不及将两仪之火,打入朱子龙砸出的大洞中,突然间他的后背就遭到了一道黑色光柱一击。
    他身躯向前一个趔趄的同时,也为之一紧。
    竟然是一根白色气息凝聚而成的丝带,将他给缠绕了起来。
    北河陡然回头,看向了那头被九只伽陀魔蝗纠缠的魔羊。
    只见眼下的此兽,身躯残破,不少地方被撕开,甚至血肉都消失了,在它得嘴角,还有鲜血流淌。
    此兽的狼狈,显然是在九只伽陀魔蝗围攻下所致。
    在这九只灵虫的围攻之下,它想要遁走都做不到。
    所以在关键时刻,它分心将北河给禁锢,擒贼擒王,只要将北河给斩了,在它看来,这九只伽陀魔蝗就会群龙无首,不攻自破。
    眼看北河被禁锢,此兽眼中大喜,而后口中叨念出了一种晦涩的咒语。
    而北河见状,双臂猛然往外一撑。
    而后缠绕在他身上的白色丝带,就爆开了。
    只是白色丝带爆开后,化作了一缕缕白色的气息融入了他的身躯,并在他的胸膛汇聚,化作了一枚散发出惊人煞气的符文。
    从这枚符文上,北河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危险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