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5 鸡肉卷
    很多手术后有许多注意的地方,比如髋关节置换后不能蹲便池,必须要马桶,不然一个不小心,方便接手十分钟,又得上医院还关节去,因为置换后,肌肉松弛特别容易导致脱臼
    腹部消化道手术后,必须清淡饮食,不要觉得做手术了,放了气了流了血了要补一补!然后天天大腰子,天天大鱼大肉
    说实话,手术流的那点血用不着这样补,嘴馋就嘴馋千万别给手术赖你感情受伤了都要藏到没人的地方去舔一舔,何况消化道呢,人家也要休息让消化道休息,比你吃任何东西都管用
    老王手术后,忽然一夜之间想同了有一种钱是王八蛋花了我再赚的意味,这人以前扣的能让严监生汗颜,可一旦经历了生死后
    大方的如同是茶素首府一样受伤了,就要补,哪里受伤了,就要吃哪里来补一补,多么朴素的理念啊!
    驴场里的叫驴,他一次性的杀了好几头,全是雄壮的到底是要吃肉,还是要报仇,就不是外人能言语的了
    红烧金钱肉,凉拌金钱肉,一大碗一大碗的放在病床上的桌子上
    大早上就要吃,连块囊都不吃,纯吃金钱肉
    张凡第一次做泌尿系统的手术,深怕患者预后出问题,大早上的就来泌尿科查房
    一进门先看到的是一碗碗的如同象棋一样的肉圈圈
    张凡也算一个小吃货,时尚他不是很了解,什么情调,什么小资,他都不是很了解,但对于食材,说实话,多多少少的还是有点本事的
    一看面前的东西,看到老王都要伸筷子了,赶紧喊到:“停,别吃!”
    老王嘴都张开了,牙都闪着寒光,估计心里也恨的不行
    “你现在就怕雄性激素过剩,你没看医生给你天天输雌激素吗?这玩意你不能吃!”
    手术前,老王多乖,如同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医生说什么是什么,手术后,扣上一次性的纸杯子后,就好像内裤外穿了一样,他竟然学会叫板了!
    “受大罪了,得补一补啊大夫,你不知道啊,当时疼死我了,要不您也来点!”
    张凡都没办法说了,何心怡可不给他好脸,训孙子一样“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为了你的这个手术站了多少个小时,你知道不知道,为了你的这个手术,我们费了多大的劲
    现在开始不听话了,出院马上办出院,你爱吃什么吃什么!”
    虎着脸的何心怡真还有股子女将军的架势老王老婆赶紧夺了老王的筷子,“听医生的,你怎么和驴一样倔呢”
    老王有了台阶,讪讪的嘀咕:“吃啥补啥也没错啊!”
    检查了老王的伤势,看了看引流袋是否通畅,然后看着何心怡给老王换药
    因为术后导致的出血,血液凝固后原本黑红黑红的焦糖一样站在老王的茎上就如同炸焦的茄子一样,再配上沾被血浸透的白色纱布
    乖乖,真的就是肯德基里卖的那个首都鸡肉卷放了番茄酱一样
    很多事情都是放的时候好放,比如包扎,简单的小学生都会
    消毒纱布一包,完事
    可取的时候,就相当的麻烦
    血液凝固,脱水后,粘连性相当强,在刀口和损伤处粘连起来,换药的时候,那个酸爽,特别是敏感区域
    粘上盐水根本没啥效果,而且何心怡也没心情给他慢慢取
    “忍一下,忍一下,马上就下来了别喊,你一男人喊什么,有那么疼吗!”
    只听刺啦一下,包扎的辅料让何心怡给拿下来了,就几十秒的事情,老王疼的如同被咬了第二次眼泪汪汪的,都快把何心怡喊奶奶了
    手术刀口和损伤算是恢复的不错,张凡安慰了一下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姑娘一样的老王后,就离开了泌尿科
    没必要坐班,已经亮刀了,不光老李,其他泌尿科的医生现在都不知道张凡的深浅了
    以前没在泌尿科亮刀,大家觉得张院估计不擅长泌尿的手术结果,不做是不做,一做吓一跳,一帮医生们看张凡目光都带着敬佩的眼神
    张凡也挺得意,不用院长身份就能让他们雌伏,也挺长精神的
    五六月的茶素进入了花的世界,满山遍野的野花,特别是靠近天山附近的山坡上,空气中都是香甜的味道,漫天飞舞的大头蜜蜂嗡嗡嗡的飞来飞去
    因为地域面积大,人少的缘故,这边的自然风貌,绝对是一绝
    而且,长时间的日照,让这边的花果蔬菜与众不同,就连蜂蜜含糖量都格外的高,而且哪个花季的蜂蜜有股哪个花的香气
    但,东西好,也要用心来操持,以前的茶素蜂蜜是出口的,直接赚欧元结果后来,大家看好赚钱,政府大力支持,提供无息贷款,提供产蜜高的蜂蜜品种
    本想着能脱贫致富奔小康,没想到蜂蜜卖不出去了
    大家一窝蜂的养蜂蜜,为了卖的好,有的人蜜蜂里面加糖,还有给直接不用去采蜜,直接给蜜蜂喂白糖
    品质跳崖式的下降,人家外国人也不傻,不要了!然后就是满街小巷的都是卖蜂蜜的!
    邵华的薰衣草其实也是一个道理按照维度和日照来说,边疆薰衣草绝对不差于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因为薰衣草的花不是喇叭花哪样一朵一朵的,它是一串,如同羊肉串一样的开花
    所以,这边的人聪明了一下,为了多出油,就把花杆也大量的加入了进去,油倒是多了,可品质不行,边疆精油往往都是人家法国精油的补充品
    而邵华秉承着要做就做最好的理念,这一次就是按照法国那边的方法来弄精油
    薰衣草的精油其实是蒸出来的,一个大锅,把鲜花放进去,然后蒸,如同蒸馏酒精一样,冷却出油很是熬人的
    看着邵华一脸的疲惫,张凡都心疼了
    但,张凡不会阻止邵华的这个工作难道张凡养不起吗,不是,毕竟邵华还年轻,张凡不想让邵华脱离社会
    农场里,邵华也有点忐忑万亩,以前的时候她没概念,不知道万亩有多大,能产多少东西现在她知道了,光把农场边缘的花采摘了一下,就如好几座小山一样多,可想而知如果全部收割后,得有多少
    “你说薰衣草的精油到底有没有醒脑修复伤痕的作用啊”
    晚上小两口躺在床上,邵华唯一在张凡怀里,不确定的问道
    她有点发愁销路了,就她一家问题不大,可一个农场几百家都种薰衣草,就农家乐的哪点收入估计也就是个种子钱
    特别是邵华还有张凡父母,两对老人现在热情高涨,带着农场的人,好像回到了他们当年年轻的时候
    可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了东西卖不掉,估计压力最大的就是邵华了
    张凡也没概念,这就如同刚入行的人一样,看着哪家饭馆都生意好得不得了自己一入行,才知道,盼人来吃饭,比盼星星月亮的还煎熬
    好不容易来个客人了,结果饭菜又利利索索出不来,都能把人急疯了
    张凡听邵华的口气好像很是疑虑,他想了想,“醒脑的功能还是有的,毕竟是刺激性气味!”
    “什么刺激性气味,是香水挥发的香气好不好!”
    邵华捏了一下张凡的胸脯肉
    “呵呵,对,醒脑的功能有,至于恢复疤痕,这是胡扯”
    “哎!”邵华长叹一口气,也没说什么
    医院中,茶素的医生和丸子国的医生们关系相处的很融洽,虽然交流不是特别流畅,虽然大家都能说几句英语,但原本水平一般,又加上丸子国的英语如三哥一样,别出心裁,所以打手势比交谈更方便
    但,这不影响大家在学术上的交流,看总比说简单一点
    普外的论文一篇一篇的出炉了外科的加油,内科的也没放松,第二批谁能去丸子国,看张院的这架势,还是手里要有活
    所以,围绕着腹部疾病,茶素医院很是发表了十几篇的论文
    差不多可以说几乎都是同一时期出来的,毕竟大家也不能光贪图张凡那点奖励,最重要的还是为了能去国外进修
    虽然论文的水准太不上有多高,但在地区医院中,这个档次还是很厉害的
    谁不知道,基层医院的论文全靠论文公司捯饬的,正儿八经写的能有几个
    卫生局也罢,医院领导也罢,其实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也不难为大家
    结果,当大家都弄虚作假的时候,茶素医院冒头了
    论文一篇一篇的发,按照数量其实没多少,就华国人论文灌水的水平,现在好多期刊都不被各大高校认可了,也就凭职称的衙门觉得行
    几十篇论文发了出去以后,张凡觉得不错,欧阳乐的嘴都合不拢了,这代表着医院开始朝着科研方向发展了,再也不是单一的临床治疗啊!
    老太太嘴还没合拢,找事的来的!</div>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a onclick="baocuo('45102287')" style="color:red">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a></div>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