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二十四章 祭神之殿
    中年壮汉看完所有画面,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这月神部落遗址怎么会突然消失?我听说当年阁主和几位太上阁老亲自出手也没能撼动整个月神部落遗址,无缘无故的,这遗址怎么就突然消失了?”
    “嗯。”
    白袍老者面色微凝的点头:“当年这月神部落遗址出世时,各大势力的宗主掌门都曾尝试过动用仙器,想强行将整个月神部落遗址收走,结果全都失败了,所以这一次遗址消失,肯定不是外力所为。”
    语声微顿,白袍老者接着道:“我怀疑之前进去的那六人当中,有人得到了月神部落的传承,所以月神部落遗址才会突然消失。”
    “我听说这次进入月神部落遗址的女性只有两位,一位是邪神殿的冰霜大神使,一位是八仙门的妙音仙子。”中年壮汉沉吟道:“而在远古时期,月神部落内向来都是女尊男卑,族内的最高传承也都是由女性继承,所以她们俩的嫌疑最大。”
    “言之有理,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调查,务必要查出一个结果。”白袍老者道。
    “好。”中年壮汉点头。
    ……
    整个中域大陆,人族、妖族、魔族以及其他异族,所有最顶尖的势力,此刻都迅速派遣强者开始着手调查月神部落遗址消失之谜。
    不过这一切,已经被传送到祭神殿内的段辰,短时间内是注定不会知道了。
    幽暗冰冷的神殿内,段辰悠悠醒来。
    他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便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古老的祭坛上,周围落满了灰尘。
    古老的祭祀壁画,还有竖立在祭坛四角的青铜铁人随之映入段辰眼帘。
    段辰晃了晃脑袋,很快便回想起了一切,意识到自己如今已经被传送到了祭神殿内,不由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山河鼎中,七殇魔君和锁天殿器灵同样也在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片刻后,锁天殿器灵才开口道:“传说远古部落时代,各大部落之间因为彼此信奉的神灵不同,往往会掀起一场场大战,胜利者将可以获得更多的土地和信徒,而祭神殿的作用,便是用以举行祭神仪式,收集各地信仰之力。”
    七殇魔君活得比锁天殿器灵更久,见证过更多不同时代的修真文明,因此他对于远古部落时代收集信仰之力的手段更为了解。
    不过他更清楚,再强大的部落,再厉害的强者,如果不能跳脱出这片时空界海,终究还是会在大破灭时代化为历史的尘埃。
    时间,会抹平一切,也会取代一切。
    这是无数消逝的修真文明带来的经验和教训。
    锁天殿器灵压根不知道七殇魔君在想什么,语声微沉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月神部落的手段还真是有些高深莫测,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这祭神殿竟然还能给我带来危险的感觉,有点东西。”
    “毕竟是远古时期排名前十的强大部落,有这等手段也不足为奇。”七殇魔君淡淡道。
    “说的也是。”锁天殿器灵笑道:“而且段辰这小子手上还有那青月送的祭神殿地图,要想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本来就用不着我们替他担心。”七殇魔君浑然不在意道,接着语气一转:“我要继续研究那妖神会设计的魔神柱了,你打算怎么办?”
    锁天殿器灵笑道:“左右也是无事,不如一起研究?”
    “那就一块来吧。”七殇魔君淡然一笑。
    ……
    段辰压根不知道七殇魔君和锁天殿器灵在忙什么,他此刻正在研究青月之前传给他的讯息。
    这其中包含着一张祭神殿的地图,地图上详细标注了怎样进入祭神殿,以及怎样安全离开祭神殿,还有祭神殿内部蕴含的种种危险以及破解之法。
    段辰反复看了好几遍,又在附近转了一圈,确定自己如今在祭神殿内的的方位后,便是打算开始探索整个祭神殿。
    不过在此之前,他首先要离开脚下的这座大殿才行。
    可以看到,整个大殿没有出口,也没有入口,只有在正对着祭坛方向的一面石壁上,镌刻着一行行形如蝌蚪的古老文字。
    这些古老文字段辰一个都不认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接下来的行动。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掌,手掌贴在石壁上的某个蝌蚪文字上轻轻一按,伴随着一阵机括运转的声音响起,段辰面前原本严丝合缝的石壁陡然下沉,露出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
    当段辰穿过通道抵达大殿之外,那石壁又缓缓上升重新恢复了原样。
    “这些石壁能够隔绝元神探查,而机关本身运转也没有任何法力波动,如果不知道开启之法,怕是根本找不到出路。”
    看着身后缓缓合起的石壁,段辰口中喃喃自语着,旋即便是沿着脚下的通道快步前行。
    此时的段辰,正置身于一条无比光滑平整的通道内,通道不是很大,只有尺许来宽,丈许来高,不过倒也足够他一个人通行了。
    唯一令段辰感到有些不舒服的是整个通道非常安静,安静到他的脚步声在通道内都异常响亮,隐隐都有回音。
    不过段辰也是艺高人胆大,很快便收拾好心情,继续朝祭神殿深处进发。
    他现在的位置,是在祭神殿东部,算是整个祭神殿最为安全的区域,但这安全也只是相对的。
    在祭神殿东部区域,依旧存在着不少陷阱和机关。
    而且因为这些陷阱和机关都非常原始的缘故,再加上元神之力难以探查,所以也很难提前发现与防备。
    好在段辰脑海中牢记着青月给他的地图,上面详细标注了祭神殿哪里有陷阱和机关,以及通过之法,否则段辰现在纵然没有负伤,怕也早就连续触发好几个机关陷阱了。
    “这有地图来闯和没地图来闯,感觉就是不一样。”
    行走在仿佛迷宫一般的通道中,段辰却是一脸轻松。
    忽然,他停下了脚步,在他面前,是一片刀山火海。
    密密麻麻的刀刃悬空而立,刀刃之下便是一望无际的火海,火海中火浪翻腾,不时有岩浆气泡破裂,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段辰原本轻松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凝重。
    这里是整个祭神殿内,为数不多的几处没有办法避开的陷阱,要想通过,就必须硬闯。
    那刀刃下方的熔岩火海看似寻常,可是一旦陷入其中,哪怕是图腾强者也无法逃离,再加上这段路禁止飞行,禁止瞬移,所以要想通过,便只能踩着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刀刃前进。
    在青月传给段辰的讯息当中,这些刀刃锋利无匹,就是她赤脚踏上去也要受伤。
    不过青月也在讯息中也提到,不是所有刀刃都很锋利,有的刀刃相对来说就比较钝,如果段辰踩在这些刀刃上前行,还是有望度过这一关的。
    脑海中回忆着青月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的一条相对安全的路线,段辰先是将仙道本尊切换成肉身防御更强的魔道本尊,随后才举步前行。
    不过踏上第一柄刀刃的瞬间,段辰魔道本尊的脚掌还是传来了一股钻心的疼痛。
    尽管他已经催动双生魔体和九阳金身,可脚掌还是被轻易割裂开来,有鲜血渗落到下方,不过还没靠近下方的火海便直接汽化了。
    “还好我魔道本尊肉身足够强悍,如果换仙道本尊肉身来闯,以这刀刃的锋利程度,怕是很轻易就能将我的仙道本尊切割成两半吧。”
    口中喃喃自语着,段辰魔道本尊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停顿,健步如飞,踏过一柄又一柄刀刃。
    期间没踏出一步,他的脚掌都会被割裂出一道伤痕,几百步走下来,等段辰通过这片刀山火海,他的双脚早已是血肉模糊。
    好在以他魔道本尊肉身强大的恢复力,一旦没了那些刀刃的威胁,不过盏茶功夫,伤口便已经愈合了。
    “最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的路就要好走许多了。”
    段辰魔道本尊暗暗松了一口气,接着继续朝祭神殿深处前行。
    走过刀山火海,又经过了十几处机关陷阱,便来到了一扇高达三丈的大门面前。
    整个大门由青铜所铸,厚得惊人,大门的正中央是一轮银色弯月,两边则雕刻着许多跪伏在地上的身影,看起来好似在膜拜那轮银色弯月。
    看到这扇青铜大门,段辰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
    因为拥有整个祭神殿地图的关系,所以他很清楚地知道,这里就是整个祭神殿内重要性仅次于月神祭坛的祭司殿。
    所谓祭司殿,就是部落祭司们日常生活起居之所。
    在远古时代,因为祭祀的重要性,所以每一位祭司的地位都无比尊崇,他们的地位仅次于部落的族长和图腾强者,再加上他们掌管着整个部落的祭祀活动,可谓位高权重。
    不过段辰之所以激动,倒不是因为祭司们在远古时期的地位,而是因为每一场祭祀都需要祭品,而这些祭品在祭祀之前,都会暂时由祭司们进行保管。
    所以不出意外,眼前这座祭司殿内,应该会有许多远古之时保留下来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