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二十五章 自相残杀
    脑海中飞快闪过关于祭司殿的一切,段辰魔道本尊的手掌却是已经按在了那青铜大门之上。
    他轻轻一推,几乎没有废多大的力气,便将整个青铜大门给推动了。
    这不由得让段辰脸上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因为在青月留给他的讯息中,可是着重强调了这扇青铜大门并非那么容易打开的,结果事实却与此相反,整个过程对段辰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难道是因为这座祭司殿的力量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口中喃喃自语着,段辰的视线却是不由得看向了前方。
    尘风了数千万年的青铜大门,就这样在段辰面前一点点打开,门后的世界,一点点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段辰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朝门内走去。
    作为整个祭神殿内重要性仅次于月神祭坛的祭司殿,整个祭司殿面积不算小,但也绝对称不上大。
    而且因为力量已经消散得差不多的关系,许多机关禁制都已经失效,因此段辰不费吹灰之力就走了进去。
    穿过祭司殿前殿,段辰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径直朝内殿走去。
    沿途可见一些原始古朴的器物,不过因为失去祭司殿力量的保护,这些器物都早已经腐朽酥软,只消轻轻一碰,便会化为飞灰。
    整个祭祀殿给段辰的感觉非常朴素,除了一些必要的器物以外,并没有什么太过奢华的装饰。
    这让段辰稍稍感到有些惊讶,毕竟以祭司们在远古部落时的地位,他们的日常起居之所,就算装饰得再怎么金碧辉煌,他也丝毫不觉得奇怪,没想到里面的装饰竟然如此的朴素简单。
    等段辰抵达内殿,发现内殿的装饰也异常简单,但是却不空旷,数十个青铜架摆满了整个内殿,青铜架上依稀可见各种各样的祭品,都是被月神部落征服的各大部落进贡的。
    其种最引人瞩目的是一朵散发着九彩霞光的三色花,这也是整个内殿所有供品中唯一一个还能发光的。
    段辰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心头大喜,连忙上前拿起。
    三色花一入手,周围绽放的霞光顿时消散,露出原貌,整朵花不过巴掌大小,一共只有三片花瓣,犹如晶玉打造,每一片花瓣的颜色都截然不同,甚至就连花瓣上的花纹,也都完全不同。
    段辰隐隐有种直觉,这朵三色花,恐怕是他修行至今以来获得的最最珍贵的宝物,仅次于山河鼎。
    “这是……三界花?”
    山河鼎内,原本正在研究魔神柱的锁天殿器灵注意到段辰手中的三色花,口中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三界花?前辈,什么是三界花?”段辰心中疑惑。
    “佛门常说一花一世界,这里的一花一世界,其实说的就是三界花。”锁天殿器灵道:“在混沌初开,阴阳分化天地之际,天地中也会随之诞生出许许多多的至宝,如世界树,如五色石,如三界花等等。”
    “其中三界花,每一片花瓣内都蕴含着一座世界,这世界内也有轮回,也有生命繁衍,最终也会步入大破灭时代,一旦进入到大破灭时代,花瓣便会枯萎,当三朵花瓣都完全枯萎,三界花的力量便会耗尽。”
    “而三界花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修行者感悟天地大道。”
    “观世界变迁,时代流转,从混沌初开到大破灭时代,观看这一过程,对修行者感悟天地大道有极大帮助,这注定是一场大机缘,你要好好珍惜。”锁天殿器灵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一花一世界?”
    “观世界变迁,时代流转,感悟天地大道?”
    段辰看着手中的三界花,心中不由震惊,震惊于世上竟然有此等宝物,同时他也意识到,这绝对是一场天大的机缘,仅次于山河鼎。
    “好了,赶紧把这朵三界花给收起来,等你想用的时候,只需要分出一缕元神钻入其中一片花瓣即可。”锁天殿器灵见段辰一直傻乎乎的站着,不由传音提醒道。
    “明白。”段辰乐呵呵的将三界花直接收入山河鼎内。
    这等至宝若是放在储物戒内他可不放心,还是收入山河鼎里比较保险。
    “这内殿里或许还有其他没有腐朽之物,你仔细看看,说不定还有宝贝。”锁天殿器灵再度传音提醒道。
    段辰点了点头,目光飞快扫过整个内殿的青铜架,随即落在了一个布满灰尘的青铜魔神像面前,犹豫了一下,便直接将其给收入山河鼎内。
    当务之急,还是先寻找宝物要紧,至于这些宝物有什么来历作用,可以以后有时间再慢慢研究。
    不过数千万年岁月的消磨,能够保存下来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多,绝大多数祭品都已经腐朽化为尘埃了,不过也有少量的祭品还保存完好,不曾腐朽。
    一块幽蓝深邃布满银色纹路的鳞片,七颗不知名怪兽的眼珠,一株干瘪发黑的灵根。
    段辰通通来者不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先收入山河鼎内再说。
    “这些青铜架能够保存得这么晚好,想必也不是凡物。”一番大扫荡过后,段辰盯上了内殿摆放的数十个青铜架。
    本着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放过的原则,他索性把所有青铜架都收入了山河鼎内。
    在他看来,就算这些青铜架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可以融化从中提炼出一些神金什么的用以炼制灵宝,反正再怎么样他也不会吃亏就对了。
    将所有青铜架都收入山河鼎内以后,段辰又四下搜索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以后,才有些意犹未尽的继续朝着祭神殿深处进发。
    “这祭神殿内最重要的还是那月神祭坛,相信月神祭坛上应该也有些没有腐朽的宝物。”
    在脑海中飞快搜索了一下,段辰很快便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了。
    从祭司殿到月神祭坛,距离其实并不远,只需要避开几处危险之地便可抵达。
    段辰一路前行,很快便抵达了月神祭坛所在。
    整个月神祭坛的布置,和他之前在月神宫内看到的月神神像祭坛很像,只不过规模要小很多,在祭坛下方,摆放着三张青铜案桌,呈品字形。
    最前面的一张案桌上摆放着一个布满灰尘的青铜香炉,香炉内还插着三根没有燃尽的香。
    两侧的案桌,一个摆满了青铜果盘,一个摆放着三颗异常庞大的异兽兽头。
    不过果盘内的异果都早已腐化,只剩下一堆的果核,而那三颗异兽兽头,如今也都已经化为了白骨。
    看到这一幕,段辰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但他还是取出一个玉盒,将那些看起来还比较完好的果核收起来,随后又试探性的碰了一下那三颗异兽兽头。
    结果不出意外,三颗异兽兽头被段辰轻轻一碰便化为了飞灰,只有少部分牙齿保存了下来,一共有六颗,被段辰给收了起来。
    随后段辰又把第一张青铜案桌上的青铜香炉,和里面还未燃尽的三根香给收了起来。
    将所有能收走的东西全部收走以后,段辰看着空荡荡的三张青铜案桌,又抬头看了一眼祭坛上的月神神像,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惭愧。
    怎么说,这些东西原本都是月神部落供奉给月神的,自己就这样拿走,委实有些不厚道。
    想了想,段辰便从山河鼎的洞天世界内拿出一些新鲜的水果摆满三张青铜案桌,又冲着月神神像拜了拜,聊表敬意。
    做完这一切,段辰才心中稍安的起身离开月神祭坛,打算从另一条路离开祭神殿,顺便看看路上还能不能有其他收获。
    结果他离开月神祭坛还没走出多远,便感应到一股微不可察的法力碰撞波动从祭神殿中部区域传来。
    是祭神殿前殿的方向……
    段辰心中一惊,又默默感应了片刻,大约过了不到一个呼吸,又一股法力碰撞产生的波动传来,看方向确实是前殿无疑了。
    “怎么回事,这祭神殿内怎么会有其他人?”
    段辰心中惊疑不定,整个人却是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通道内,朝着祭神殿前殿所在的方向飞快潜行而去。
    仅仅不过半刻钟,段辰便是接近了祭神殿前殿所在之地。
    此时前殿传来的法力碰撞波动也越来越剧烈,疑似有大批的人马正在前殿混战厮杀。
    当段辰身形穿过一个拐角,抵达前殿时,映入他眼帘的,赫然是十几张他无比熟悉的面孔。
    李慕白、秦怀月、古灵儿、南宫无心、江天羡、上官羽,还有蚩云、姚安、风清雪、聂小风和图蛮。
    此刻,以李慕白为首的一方势力,正在和以蚩云为首的另一方势力混战厮杀着,不过双方的实力无比接近,因此到目前为止倒也还没有出现什么重大伤亡。
    看到这一幕,段辰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口中高喊着“住手”的迅速飞进前殿内,阻止两方人马继续自相残杀。
    毕竟不管是李慕白还是蚩云他们都是自己人,不管哪一方受伤,都是段辰所不愿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