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金色盟约与神诺争端 第五十九章 黄金龙 (三)
    “除了用这双手换取未来,还剩下什么呢?”
    格洛里心一沉,便让手中的剑蓝光乍现。
    怎料,格洛里还没有挥出这一剑,就见黄金龙伸展盘旋的身体,摇摆了尾巴。
    “时隔两千年了。机械城的封印一打开,迎来的客人竟是你们。想要盟约,那你们就得承受人族带给我们的痛苦!”
    没等话音落,格洛里向前跳跃,左手往尾巴上一撑,就踏上了黄金龙的身躯。
    “这应该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战斗!为什么要这样执着过往?为什么所有的仇恨都要经历一番腥风血雨?”
    格洛里沿着蜿蜒的躯干,继续往上而去。虽然他这样说,但是“过往”两字却也是他最难舍去的。当他说到这里,心中莫名地痛,脚下一滑,跌落下去。闭眼的瞬间皆是伊薇特,多么希望刚才看到的不是幻觉,他想。
    “怎么?玩什么把戏?战斗还没开始!”
    说着,黄金龙就瞄准格洛里的位置,喷了一口火焰。顿时,格洛里被烈焰包围。而扑面而来的狄伦与佐伊被黄金龙用右爪拍到南面的墙壁上。
    在墙壁因为受到狄伦与佐伊的撞击之后,墙壁上便掉落几枚齿轮。其中一枚,滚落在靠近门内南侧的克里斯多夫的脚下。
    “我们应该上去帮忙,年轻人们遇到麻烦了。”
    克里斯多夫无奈地说。他并不想如布莱德弗泽斯那样对过去的事情往复纠缠,想要上前帮助,却只能将弓箭摔在地上。因为,他被一名骑士从后面拉住了,促使他无法上前。
    “我们怎么能这样呢?在年龄上,他们简直就是孩子!我们这些百岁、千岁的家伙,就这样看着他们吗?”克里斯多夫嚷道。
    “克里斯多夫!”
    茱伊努力挪动身体,还拉扯背包的主人。她想要从巨大的背包上下来。但伸展四肢,她就因为发烧而冒着汗。
    “你最好别动,女士。”
    矮个子对茱伊摇头。他本来一番好心,却挨了一声责骂,还被威胁。
    茱伊拔出了短剑,骂道:“滚开!别挡着,你也想尝尝梦境药粉的厉害吗?”她拔出了短剑,左手按着包裹,从包裹上滑下,颤颤巍巍,差点蹲在地上。但矮子倒是大方,上前将茱伊拉了起来。
    “我只是提醒你,并不想惹麻烦。我还年轻,还不想死……算了,是你想插手。”
    矮个子当时就让开了路,将茱伊交给又高又胖的搭档。而胖子将茱伊扶到靠近门北侧的墙壁边上。结果,茱伊走了几步,便昏倒在地上。
    随即,克里斯多夫挣脱了骑士的拉扯,跑向了茱伊。他还瞅了眼神诺之王。
    威从刚才到现在来到门口后,就一直被跪地的骑士包围,无法脱身。其实,威可以为格洛里提供一些帮助,但是他暂时不想——他在等格洛里证明自己的时刻。
    “两千年了!你根本什么都没有搞清楚!愤怒、憎恨,你应该对真正的敌人发泄!”
    格洛里心中燃起对黄金龙的愤怒。他将剑拄在地上,想要站起。而他送给伊薇特的鹅卵石雕刻从烧坏的腰间小袋掉落而出,摔成了两截。这枚鹅卵石雕刻是他留下的属于伊薇特的唯一物品,想到这里,他缓缓挺立。
    “燃起……希望之星火,吞噬憎恨之火焰!”
    咒语落,格洛里将左手中的星火洒落。接着,他周围的黄金龙之火焰翻滚之后就被不断蔓延的“蓝焰星火”吞没。他睁开眼睛,让这蓝色火焰耀眼——蓝焰星火,从地面一直延伸;它先在地面划了圈,再附着于格洛里的周身,最后交错于剑刃。之后,格洛里站稳脚步,却迎来了黄金龙的嘲讽。
    “呵,星火之威?其实,你这火焰很渺小。如若我再用多一点力量,就可以把你烤熟!如果,我用了更多的力量,那你直接就成尘埃!”黄金龙咧着嘴,让红宝石双目闪耀。
    “那就再试试!”
    格洛里躲过黄金龙的尾扫,又一次奔上它的身躯。他稳稳地踏着脚步,跑向黄金龙的头部。他长剑一扫——让刚才旋于剑身的风化成龙卷,直奔黄金龙的眼睛。
    借势,黄金龙将火焰喷向格洛里来的方向。它让龙卷变成了火焰飓风,转而袭向格洛里。格洛里没有停下脚步,举起拿着剑的右手遮着脸,硬是突破了火焰飓风。
    “怒龙袭!”
    在黄金龙闭合嘴部之前,格洛里突刺而去,将一丝衬衣灼烧后的灰烬留在了背后。
    没等灰烬飞扬而去,黄金龙就拍向格洛里,并且冷傲道:“人类就这是这样渺小!如果没有我们,你们早已经被布莱森毁灭!”
    不过,黄金龙的这一下打得不仅准,而且狠,促使格洛里在半空中了个正着,这一下让格洛里像箭一样的飞了出去。
    “轰!”
    北侧的机械齿轮墙壁直接被砸了个“火”字之坑,机械齿轮哗啦而下。血肉之躯,怎么能抵过这一下呢?当时,格洛里就因为疼痛而差点失去意识。幸运的是,尽管铠甲上被撕了三道口子,但他得到了生存。
    承受了这一击,格洛里想要喘口气。他一开口,就是淤血崩出。然后,他就看到了洛莱卡的出面。
    “蓝色星辰,不要硬来!你会送命的!”洛莱卡推开前面的骑士喊道。
    面对劝说,格洛里只是浅笑。他用右手划拉了一把嘴角的血丝,就用左手撑地,想要起来。没想到,他刚要起来,就坐在了地上,接连喘息了几口。
    “我一定要拿到金色盟约,那是开启神迹圣殿的钥匙!没有它,无法唤醒光明之神!”
    格洛里又吐了一口血,奋力握住插在地面上剑,勉强起身。结果,他上身的铠甲因为腋下两侧铆钉的损坏而掉落下来,让被灼烧坏掉的棕色衬衣露出来。
    这种情况,根本无法让艾尔瑞丝直面。她只能求助。
    “你们就这样看着吗?”
    “这是他自己的战斗。”布莱德弗泽斯咬着牙,接话。他就是不肯解释清楚,就与威以及洛莱卡一样。
    布莱德弗泽斯、威,洛莱卡、希泽等等,他们怎么会这样一副冷漠的样子呢?艾尔瑞丝作为一个贵族大小姐,经历的事情并没有多么的丰富,而且还看到同伴被弄成了这样。她简直无法多想,根本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所以,艾尔瑞丝只能单纯为处于不公之下的格洛里说话。
    发觉艾尔瑞丝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躺在墙角的佐伊就加以争辩。
    “他自己?难道你们不想夺回自己的家园,过和平美好的生活吗?他在为他自己战斗?他拼了性命,只是为了他自己?你们真是这么想的吗?”
    佐伊使劲挪动了一下身体,只能依靠着墙角半躺。但布莱德弗泽斯没有理会她,只想看完这一场打斗。出于同情,布莱德弗泽斯扫了一眼格洛里,就低下了头。
    “佐伊,他说得没错,这是我的战斗。他们不应该插手,你们也一样。”格洛里握紧一直没有脱离手的剑,语气平静。
    这种时候,格洛里还能这么平静?狄伦不由得笑出声。
    “哈哈!格洛里,你在说什么混蛋话!我这就来帮你!”
    狄伦长久吃肉,尤其幼年就在饮食上打下了基础,所以比格洛里可强壮多了,仅仅是一次撑剑,就站立了。他对格洛里点了下头,晃动手中的剑,让火光如夜中星辰般显现于剑身。
    “狄伦……”
    艾尔瑞丝知道自己的魔法无法在黄金龙身上起到丝毫作用,只好因为伙伴们的奋战而流泪。她不忍心看,就默默祈祷,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能归于平安,归于宁静。然后,她就听到狄伦的嘶喊声。
    “嘿,你这该死的蠢龙,看这里!”狄伦拖着受伤的双腿跑了上去,“你这只不会思考的笨龙!尝尝你大爷的厉害!”
    狄伦摆出使用战斧技的架势。他右手握剑身末端,左右握剑柄,一副典型的握住战斧把柄的姿势。在呐喊的瞬间,他踏步上前,硬是拿剑甩出这交叉一击。
    “火花飞舞!”
    跟随狄伦的声音,黄金龙的身体传来一阵铿锵声。可惜的是,这一串连击仅仅造成了一点划痕——黄金之躯,仍旧无法撼动。狄伦只好让苍白遮脸,等待黄金龙的迎面一击。
    “嘿,兄弟?记得给我一份烤鸡肉……在每年的2月22日……”
    狄伦扭头,对奔来的格洛里释然而笑——我兄弟右腹的诅咒?他怎么会被吞噬呢?呵,我可是相信他啊。那么,未来呢?他一定会将我的那一分担忧一同变成美好。
    当狄伦闭眼,格洛里就来到了他的面前,还替他挡下了黄金龙的爪子。
    格洛里面朝东面的黄金龙,按住狄伦的肩膀,然后猛地往门口的方向推,并且说:“你得照顾好艾尔瑞丝,不能在这里倒下!你得给我老老实实地退后!”
    霎时间,狄伦睁开了眼睛。他看到格洛里承受尾扫后,一连几个翻滚,一直摔到北面角落里。而自己已经被格洛里推开了。他没有转头,就被走到身前的艾尔瑞丝抱住了。
    “但是,我的兄弟?”狄伦含着泪说,“但是,我的兄弟呢?”他拉扯着艾尔瑞丝的裙摆,就像个孩子忍不住地流泪,直至喊出了声。
    “格洛里?卡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