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六十一章 暗夜谈判 (一)
    “刀山火海!你们听见了没有?呵,我们的金色盟约,已经出现了。”
    科瑞兹用与大腿齐高的拐杖敲了敲讲台的铁叶树地板,然后紧了紧貂皮领子,还不忘拉扯鳄鱼腰带上闪着红光的宝石。
    “我们的探子,可比望月城的探子强多了,那只老凤凰以为我就是去打招呼的。这时候,他还不知道身边多了个惟命是从的……你们说是不是很有趣?”
    说着,科瑞兹就接过左边仆人递过来的丝绸手帕,但是没有擦拭眼角,还放在了讲台上。他瞪了仆从一眼,就直接揪住仆从的貂皮毛领,硬是将他拉到了眼前。而这名仆从倒也听话,不敢动声色——他僵着头,直面眼前,任凭科瑞兹在自己的毛领子上蹭来蹭去。
    “我跟你讲了多少次了?这条手帕不是拿来用的!哎,我真想念斯奎勒尔。他是一个贴心的仆人。”
    松开了仆人,科瑞兹重新将手帕拿到手中。这手帕是一块方形的,边缘用银线绣满了刀剑,并且直指中心的黑色弯月。
    其实,这条手帕不但老旧,还因为线头的脱落而缺了两个同边的角。它只是一块手帕而已,为什么科瑞兹宁可用仆人的昂贵貂皮擦眼睛,也不用它呢?
    原因很简单,先看这块手帕的样子。手帕的四边皆为刀剑,便是代表教会骑士在血雨腥风中战斗到底,而中间的黑色弯月正是夜游教会的标志。所以,科瑞兹让仆从携带这手帕就是为了让他帮忙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目的,更不要忘记自己所要走的道路是多么的崎岖——这一路,全是血与火。
    “我们神诺一族,可不能毁在一些老家伙的顽固思想中。有一句话说得好,随机而变。我们得在时代的大道上,找到实现自身目的的办法。”
    科瑞兹将手帕拿起来,然后晃了晃。他特地让南边坐席中的会议参与者看清楚,甚至还将拐杖立在讲台西侧,然后用右手食指尖的宛如烛光的“猩红火焰”照亮它。
    不过,讲台下还是一片寂静。科瑞兹就纳闷了,下面的家伙怎么不是吊儿郎当的,就是喝得糊里糊涂的?
    于是,科瑞兹只好感叹悲凉,感叹才者凋零。因此,他就透过西侧的七色窗户,望了望外面。
    “今天,五月五日。瞧瞧,外面的月亮。皎月当空,但它的光远不及我们头顶之上立于月神殿的满月法杖的温润光泽啊!”
    在科瑞兹感叹之时,幸好有一个骑士特别懂科瑞兹的心思。而这个骑士就是维克多男爵,他将望着外面光辉的视线转到了夜游教会主教科瑞兹身上。
    “教主……呃,不,我是说主教大人。今天也是个好天气,星雨大祭司的法杖仍旧照耀着这片土地。”
    维克多说。他试着纠正,但又觉得主教跟教主都是在称呼科瑞兹,所以就耸肩。我可没有其他的意思,一直都是尊重,主教大人知道的,他想。
    “主教?教主?随你们的便,只要你们听话就成,而且我也不在乎什么具体的称呼。”
    科瑞兹说话看似随意,但还是皱了下眉。主教?教主?这俩都没错。如果按照神诺与人族的联合教会来说,我只是夜幕教会的一名主教。如果对于没有联合之时来讲,我就是夜游教会的教主。想到这,他就吐了口唾沫。
    但是,这一口,科瑞兹倒是吐得挺体面的。当时,仆人就拿出自己的手帕,放在了科瑞兹的身前,就像经受洗礼一样,还小心翼翼地叠了一下,最后在一番祈祷中才丢进东侧墙壁的焚烧炉中。
    这手帕丢进焚烧炉中,如果是直接烧起来也就罢了。但是,它偏偏一时半会烧不起来,这就让科瑞兹难受了。
    “那该死的,他就不想让我安宁一会!”
    科瑞兹冲着焚烧炉骂道。他看到一团球形的绿色液体,从手帕中渗出来,然后像是开水滴在地上一般沸腾着,让炉火的红、蓝焰全都变成了绿色。
    “这该死的跟开水似的毒药,迟早要了我的命。”
    科瑞兹又补了一句。他自己爽快了,可这一句让一位参与者不耐烦了。
    “科瑞兹?陶德,我们冒着危险来这里举行会议,不是为了听你说些没用的东西。你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二十五岁的利欧?奧瑟道克斯穿着一身丝绣镶边的蓝色袍子,指名道姓地说。他的棕色发型像极了安德鲁,但是鬓角却像闪电。
    “呵,没想到我们的小伙子长大了。但是,你真应该让你的父亲多教你一些绅士的礼仪。”
    科瑞兹只是笑了笑。他因为出汗,而让仆从摘下披风,并且挎在仆从手臂上。
    看到科瑞兹出了汗,利欧为自己的话感到满意,就像一个急于显示自己能耐的孩子般。
    “我很绅士,但是那要看面对的是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清楚!我们奧瑟道克斯家族是正统的!”
    随即,利欧转身向参与者行礼,又转身回来面对科瑞兹,然后笑着退到了一旁,继续挤着殿堂的嵌入东侧墙壁的石柱。
    这一幕,直接让下面坐着的参与者忍不住哄堂而笑。但嘲笑的对象是利欧,只是利欧自己不知道而已。
    “好了,安静!我不会就这样受守序族的摆布!”科瑞兹拍了拍台面,“所有要说的话,我都已经跟你们说过了。我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那个该死的家伙一直躲在黑暗之中,他在谋划一些可怕的事情。就在四月底,我去跟老凤凰打了个招呼。也许,他会在关键的时刻帮帮我们。”
    科瑞兹在末句下了一个套,故意等入网者来帮忙鼓舞气氛。他没想到会是接连失利的维克多。
    “我们曾经的敌人会帮我们?您真是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维克多男爵出于尊重,担心笑出声,就捂住了自己的嘴,但还是发出了噗嗤声。
    “是的,孩子们,我错了!但不管是你们还是我,都只能笑一会。因为,老凤凰现在盼着我这个老骨头早点被守序族折磨死!他是不会给我们任何帮助的!”
    科瑞兹又拍了一下台面,然后笑着说。他本来想要说:如果我倒下了,你们也得跟着遭殃。但是,他是不会说这种话的,威胁部下一点意义都没有!他知道需要团结一切对自己有价值的存在。可是,总是有摸不着头脑,并且无法意会科瑞兹的语意的。而这一次,还是维克多。
    “说不定,像我一样会时来运转。”
    维克多男爵又插了一句。但这一下,他就把刚才的火苗给吹成了灼烫脸颊的大火。
    “嘿,我说,男爵,我们把你救出来不是让你在这里贫嘴的。你本来应该帮助千羽拿到机械城的控制权,但是你却失败了。你以为我们让你活着,就是为了给你机会让你在这里嘚瑟吗?”
    作为一名与利欧一样的人类,帕斯?曼廷借机找茬。他不喜欢科瑞兹,也不喜欢维克多男爵,因为他们为了让神诺一族强大起来,曾经计划着借用守序族的力量支撑千羽。
    接着,在帕斯的这一番话下,整个月神殿都安静了。而帕斯又不敢耽误养父的会议,只好叹了口气。
    “我看这个会议是开不成喽。”
    这时,大殿门被推开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家伙出现了。
    “看看,这都是谁?哼,你们真是胆大,竟然在我妹妹的殿堂里偷摸着谈论。”
    听见声音,帕斯还未转身望一眼,就不经意地打了个冷颤。他知道刚才进门的男子所拥有的魔力远远在自己之上,甚至远在维克多男爵之上。出于好奇,他只好回头。
    然后,帕斯就看到了那人铠甲上密密麻麻的咒文。从这件咒文铠甲,他就知道了这个忽然闯入的男子是月下恶魔穆恩?范的侄子——因为,这种铠甲在望月平原只有两件!
    埃文?范用左手拂了下被风吹起的白色披风,挺着胸膛阔步走进了殿内。他留着短发,脸上的肤色很白,而且眼角上扬,看着英俊,却目光锐利。
    看到此,帕斯心想,这下养父大人就要用宾客之礼了。果不其然,科瑞兹因为嗅到了金钱的味道而动了下鼻子,还欣喜若狂。他看着科瑞兹离开讲台,直接将拐杖丢给了仆从。
    “大人,我扶您过去。”仆从道。
    “你想去哪?我能行。你这个不懂礼数的家伙,去一边呆着。”
    没有拐杖、没有仆从的搀扶,科瑞兹无法直接从两侧座椅的中间走廊过去,只好贴近西侧,并且用右手扶着一个又一个的靠背,才到了埃文的面前。
    “啊,原来是暗幕教会教主的哥哥,这阵风吹得真好,让我们迎来了一位贵人。”
    科瑞兹先是向埃文表达了敬意,然后又想要握手。却不料,埃文不仅不行礼,还不理会。
    顿了一下,科瑞兹依旧保持笑容,然后对两旁的参与者说:“瞧,你们总得表示一下欢迎吧?埃文是我们的贵客!
    “呵?我倒成了贵客了?你们明明知道这里是暗幕教会的地方,更是月神法杖的庇护之地,却在我妹妹没有准许的情况下在这里聚众。你们把我妹妹的权威放在哪里了?”
    埃文怒眉,哼道。他见夜游信徒都站了起来,就把右手搭在腰右侧的剑柄上。昂首挺胸之后,他就顺势将剑拔离了剑鞘。
    “你们,真是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