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八章 勇者之风战团,诞生之初
    再一次轻闭双眼,格洛里出现在永不见底的深渊前。
    格洛里想要知道,暗火是否还在那深渊之上。发现暗火没有浮现于眼前,格洛里试着俯身,却见一点光在深渊之底熠熠生辉。
    那一点光,从一点逐渐放大,进而点亮整个深渊裂缝。
    下意识,遮挡了视线,格洛里还是感受到了光亮穿过眼帘。为了得知发生了什么,格洛里重新探寻了深渊。
    白茫茫之中,那团黑暗之火竟然用及其柔和的姿态展现在了格洛里眼前。
    “蓝色星辰,你终究赢得了解除右腹诅咒的办法。也许,布莱森是对的。也许,现在的布莱森才是当初想要为了守序族与人族和平共处而努力的那一名人类。作为一份惊喜,布莱森打算让我与黑鸦们教授你关于黑暗魔力的运用。只是你不要在乎魔力的颜色,因为将魔法运用在什么地方,在于使用者的意志。”
    暗火,说得很轻松。仿佛,暗火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像敌人的真正伙伴。格洛里说不清,但确定暗火的话不虚假——当一个人心境发生改变的时候,无论举止还是语气,都会发生一些变化。
    一丁点不情愿,还有一丝诚恳,格洛里感受到了。
    “那么,作为条件,你想要什么?”格洛里问。
    “要什么?也许,应该与你想的一样。毕竟,那也是布莱森所想。”暗火答道。
    看到美好的未来?
    很好,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格洛里没有出声。离开苍茫之地,也就是穿过隔离凡间尘世与神之领域的岩石墙壁,格洛里看到了正在等待的欧文。
    “我很抱歉,那两只黑鸦突破了幻境魔法,搅扰了你与光明之神的交谈。那么,光明之神呢?他醒了吗?”
    欧文倚靠在自己的雕像后面,正望着格洛里。实际上,欧文根本不算是问话,因为格洛里看到欧文耸了下肩膀。
    “没有。好像,他压根不打算理会我们的事情。”格洛里平静地答道。
    没有表现出愤怒与失望,格洛里正在尽自己的所能。至少,格洛里明白不能让一个失望的消息传到人们的耳中。既然欧文与自己相望便知道答案,格洛里就不打算解释了。
    找了一块岩石,格洛里坐了下去。
    “欧文……我得好好想想,尤其是关于离开这里之后的事情。”
    “呵,蓝色星辰。的确,我能做的,也就是告诉你光明之神沉睡的地方叫做牺牲大厅。一个不畏惧艰险的人,还不畏惧牺牲,那么还害怕什么呢?或许,找到自己,正视自己,就是神明给你的一个指引。”
    欧文微笑着,向身后撇了下头。
    然后,欧文补充道:“瞧,我的大剑还在雕像的手中。或许,它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替换成你旅途上所需的费用了。”
    “不,别这样。我可以依靠自己的双手,来获取旅费。”
    不经意间,格洛里露出了笑容。所以,格洛里知道欧文是在说笑话——如果能让一个人提起精神,一个玩笑是很管用的。
    然而,欧文可不只是在让格洛里打起精神,还是与格洛里道别。
    欧文,毕竟是一名人类。忠心的守护光明之神两千多年,欧文没有离开过神迹。依靠自身的魔力,欧文便找到了一个支撑自己坚持己见的办法。为了不让世人知晓神迹所在,干脆将自身隐藏于神迹中;以魔力为食,以魔力获取神迹中的温暖,以魔力换取身体的长久不衰,已经让欧文深感疲惫了。
    “瞧,时间真是令人畏惧。也许,一切的生灵,最大的敌人应该莫过于时间。”欧文依旧笑着,而且是以坦然之姿。
    离开雕像,欧文在格洛里面前走了一个来回。有时候,欧文会看看头顶。那些被用魔法汇聚在一起的岩石,仿佛有一种吸引力。复杂的纹路,以及崎岖不平的表面,都让欧文着迷。停留了几秒钟,欧文又看了看脚下。
    跟着欧文,格洛里也看了下地面。
    地面上,除了岩石铺设之外,也就剩下那些零落的碎石与大块的岩石了。地面与头顶的岩石顶子一样,崎岖不平。
    转而望向欧文,有那么一瞬间,格洛里莫名有所感触。好
    在崎岖的道路上,人们不断探索,失败、成功皆是其中的成果。也许,人们不该为了一时的失利与得势而庆幸。可是,也就是人类拥有着复杂的情绪,也就是人类会砥砺前行。
    所以,失去一个希望,就去抓住另一个希望吧。因为,没有希望,人们便失去了生活的动力。那么,对于亚历克斯王国的人们呢?
    也许,把探知神迹的结果永远藏于心中,这就是最好的办法。格洛里遥望四周,除了看着自己的欧文与凯歌之外,就是身后的露娜与德拉贡了。一片空旷,让格洛里深感困惑。如果要隐藏一个秘密,就得忍受一番寂寞。
    如果离开神迹,格洛里就无处找寻能够分享秘密的人了。这一点,让格洛里着实难受。而且,关于无法唤醒光明之神的事情,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关乎王国的命运,甚至是关乎艾贝尔大陆的命运。
    将秘密隐藏于心中,无疑是要担负一个责任。关乎命运的秘密,让格洛里心感沉重。但是,重新遥望眼前的一片空旷,自己不就是处于崎岖道路之上吗?
    渐渐地,格洛里想起露娜所说的勇者之风。
    真正的勇者,要敢于承担责任,敢于面对一切困难。甚至,在命运的选择上,做到永不后悔。
    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定论,还在这里等待什么?
    起身,格洛里打算与欧文告别。
    “欧文,我得离开了。感谢你与凯歌的指引,感谢你们让我找到了光明之神。虽然结果不尽人意,但令我得到了一个救赎。我是说,我得到了一个看清自己的机会。或许,我应该再坚强一些,就像你与凯歌无悔地守护着光明。只是,我没有你们这么强大,我只能尽力所能及的事情。人们,会拥有一个新希望。”
    “那么,你打算干什么?”欧文问。
    听到欧文询问,格洛里笑了笑。
    “像一个真正的勇者一样,承担一些事情。”
    格洛里心知肚明,自己能做到什么,又不能做到什么。所以,格洛里才说像一个勇者一样。一句话,不算是谦虚的表现,但也表明了格洛里的心意有多么诚恳。
    一个人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这是一件好事情。因此,欧文点了下头,给予了一个肯定。
    “听到你这么说,给人的感觉算是不好不坏。既然你从光明之神那里得到了指引,就应该看看自身发生了什么改变。如果你可以像我一样用星光之尘点亮这里,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按照欧文所说,格洛里试着展开右手掌,让星光之尘飞散。为了让星光之尘照亮大厅,格洛里使用了很多次。可是,大厅中仿佛有一种力量,正在压制星光的作用。当格洛里每挥洒一次星光之尘,都能看到由于魔力流失造成的魔法灰烬坠落。
    “你得集中注意力,让内心的繁杂归于宁静。否则,你就得在这里待很久了。”欧文一副肃穆神情,提醒格洛里。
    当又一次挥洒星光之尘,格洛里轻闭了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让魔力集中于掌心,格洛里小心翼翼地展开手掌。星光之尘,与平时不太一样,除了中心的蓝色之外,还有一圈七彩之光包围。
    这时候,格洛里才意识到自己所用的魔力多了一种。再次挥洒星光之尘,格洛里也就再次看到了相同的结果。
    无论使用多少次星光之尘魔法,格洛里都能感受到自身魔力的变化。那是仿若溪水流动般的静谧,轻柔又无惧岩石阻碍;没有拍打而起的水花,只有静静地流淌。
    “对,就是这样!尽管长夜中寒风嘶鸣、雷雨将至,你也得坚定内心。否则,长夜漫漫,你终有迷途之时。经受神明试炼的人啊,挺起胸膛吧!切记,往前一步是面向未来,往后一步是妥协。”
    在欧文的高声中,格洛里看着欧文消散了七彩身形。至于凯歌,也成了消散于大厅的金色星光。
    向前方追寻,格洛里看到了敞开的繁花之地之门——一处闪着七彩之光的花园,出现在前方。继续向前,眼见欧文与凯歌的英灵归于繁花之地,格洛里还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伊薇特,正屈腿坐在七彩花丛中,穿着绣有白色花纹的紫色连衣裙,留着一头乌黑的披肩发。
    那是一个微笑,格洛里看到了。仿佛,伊薇特在跟格洛里诉说一件事情——格洛里,见到你很高兴。更多的,格洛里认为是伊薇特对自己的认可。
    攥了攥拳头,除了心感温暖之外,就是令格洛里充满了内心的力量。
    “光明之神无法被唤醒,但是亚历克斯王国还需要拯救。所以,事情不能这样结束。勇者之风,亚历克斯王国需要拥有这样东西的人。也许,我应该按照‘雪爵’所说,招募一支属于自己的队伍。只是,不是为了探寻神迹,理应是一个真正的为了拯救亚历克斯王国而诞生的战团。”
    看到格洛里打起精神,露娜已经准备好看戏了。以一副慵懒的状态,半躺在勇者之路的末端。
    露娜撇出一丝掺杂好奇的邪笑,问格洛里:“那么,我们要先去哪?或者说,你打算先去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