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章 纷争之中
    按照自己所说,格洛里没有停留,也没有为了一顿饭而打扰到谁。甚至,格洛里选择了沿着田地而行,从东边绕过了村落。
    在靠近荣誉城不远的一片树林,格洛里为了解决温饱问题而寻找一个真正能落脚的地方。一座被树藤爬满墙壁的教堂,随之出现在格洛里的眼前。
    拨开树藤之墙,再推开钉满铁钉的木门,格洛里踏过了门槛。脚下的门槛是一层又一层的木板叠上来的,比格洛里想象得要高一些,仿佛是专门为了应对教堂对面的河水满溢。
    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跨过的河流,格洛里才发现雨又下起来了。往教堂里面紧走了两步,因为滴落额头的冰凉,格洛里不得不抬头看了看。
    “所以……今晚,我们得靠着墙壁待一宿。”
    望着没了顶部的教堂,格洛里没有抱怨。只是有一丝疑惑,让格洛里不解。整个教堂的顶部,就像被什么搬走了一样。以致于,整个教堂看起来就像没有建造完成。可实际上呢,教堂里的摆设除了贵重物品之外,样样齐全。
    被祈祷之人磨掉红漆的长椅,以及透着一线光芒的七彩之窗……甚至,还有一些留在许愿板上的不工整的字迹。
    有一行字迹,很清晰:我向光明之神祈愿,愿来年细雨连绵。
    还有一行字迹,很模糊,就像被人用胳膊肘蹭过:愿月神降世,赐予我等富贵荣华。
    把视线从远处拉近,时而看看脚下,格洛里沿着东西两边长椅夹着的狭窄道路而走,找到了一些零落的兵器。有一把剑,就在格洛里的脚下发出了叮当之声,并且还是一把缺失了剑尖的剑。另一把剑,在格洛里右边,扎透了长椅的靠背。
    没有遇难者,也没有血迹。
    格洛里本来想要拿起其中一把剑,看个仔细。但是,阴寒带来的饥饿感,让格洛里有点力不从心。而满布的灰尘,也成了格洛里不想继续探寻事情根源的原因之一。即便有过打斗,未免过去了太久了吧。
    继续向前走,格洛里发现教堂中只有打斗痕迹。痕迹,不只是刚才格洛里所见,还有更加深重的。在狭道的尽头,也就是讲台之上,一条不停地渗入雨水的裂缝让格洛里颇感惊奇。
    如果是魔法将墙壁撕裂,格洛里还能接受。但是,如果是利器所致呢?
    踏上讲台,格洛里仔细看了墙壁的裂缝。出乎格洛里所料,裂缝过于整齐,还将整面墙壁分为一左一右。格洛里皱了下眉。为了解除自己的疑问,格洛里就捡起了讲台上的一把剑。
    剑的把柄,与之前格洛里看到的那几把遗落在狭道、长椅上的剑一样,都有“火”形配重。“火”字,是符文教会的常用徽记。
    又接连查看了其他散落的剑,格洛里却找不到相异的剑。
    如果有人用眼前这些轻薄、做工粗糙的剑劈砍墙壁,是不可能将墙壁破坏成眼前的凄惨模样的。
    可是,格洛里拿不准——究竟是符文教会的信徒在这里发生了内斗,还是与另一方势力发生了冲突。顺着墙壁坐下,看着门口,格洛里找到了一行横于大门之上的剑痕。
    “符文教会,王国的败类。”格洛里念了大门之上所刻字迹。
    “显然,这里被一方势力清理过了。”露娜拔掉长椅上的剑,就坐下了。摇晃着二郎腿,露娜正盯着格洛里。“可是,这关我们什么事情呢?”
    “也许,就跟我们有关系。因为,我们正要在这里休息。”格洛里摇了摇头。
    格洛里的意思是说,既然经过这里,又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就不能不管不顾。而且,格洛里清楚地记得,这里可不是什么符文教会的地盘。
    与梅恩先生游历各地的时候,格洛里也来到过这里。虽然时间短暂,可格洛里记得东面墙壁上的石雕:如果转动火把石雕,就能看到墙壁上打开的暗格。在暗格中,藏着的是人们的祈愿卷轴。如果没有记错,格洛里还能在暗格中找到自己写的那一个。甚至,苏珊与狄伦写的卷轴,也在暗格中。
    指了指东面墙壁的火把石雕,格洛里说:“那里,应该有一个暗格。那时候,我才十几岁,与梅恩先生来过这里。”
    露娜不太情愿帮格洛里做事,撇着嘴,起身了。她走到东面的墙壁之前,用缠绕黑暗之火的右手触碰了石雕。
    石雕,没有旋转,直接被露娜烧毁了。熔浆还在冒烟,露娜就用一丝黑雾从没了遮掩的暗格中抽出了卷轴。
    打开卷轴,露娜差点厌恶地扔掉。仿佛,卷轴上写的东西会灼烫露娜的手。用手指捏着卷轴的末端,露娜盯着格洛里。
    “你让我看了什么?”露娜郁闷道。梦生
    “瞧,那个放置祈福卷轴的暗格确实在那。你看到的内容,无非就是人们对于美好的追求……一些愿望。”
    格洛里倒是自信。
    当看到露娜用黑暗魔力抽出另一个卷轴后,格洛里就惊讶了。因为,露娜现在拿着的卷轴,并不是什么祈愿卷轴,而是用了材质更加轻薄的皮质卷子。
    “蓝色星辰,这里面还藏着一些人的密信。”看到格洛里一无所知的模样,露娜得意起来。然后,露娜就拆开了封蜡,并且念了密信的内容:“告知各教堂同胞,贾维尔的行踪已经被‘乐善者’得知。”
    “贾维尔?”
    格洛里一边问,一边在心中念叨。显然,信中所说是关于光明主教贾维尔的下落。而且,这里可是光明教会的分教堂。
    那么,这里打斗的事情,发生在什么时间呢?
    格洛里明白:成为守序之王后,凯尔必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清理拥护维纶国王的忠臣。自然,贾维尔也是凯尔要对付的其中之一。于是,眼前这所教堂,在凯尔成为守序王后,就应该不再适合光明信徒躲藏了。
    所以,在这里发生的打斗,应该是凯尔背叛不久之后。
    如果亚历克斯王国还在,有人胆敢袭击光明教会,就得成为血刃剑审问庭上的宾客,而且主持审问的人还是贾维尔。也就是说,在凯尔背叛之后,符文教会就在着手对付贾维尔。
    格洛里正在思考。不知道是谁,留下了一个身影。那身影,钻过被剑撕裂的墙缝,一直延伸,直到一个纸团砸到格洛里的肩膀,才蜷缩着消失。
    看到纸团,格洛里有点高兴。因为,他想起了当初接受复兴军团任务时的情景。撇开思绪,格洛里打开了纸团。
    “黑暗,可不怕在夜里找寻猎物。在天亮之前,离开这里……不要成为黑暗中的受害者。在荣誉城中,一个秘密隐藏在被关闭的肆酒分店中。想要为亚历克斯王国出力,你得去看看。”
    格洛里轻声,读了纸团上的内容。
    丢下纸团的人,会是谁呢?
    重新看了看祈愿板,那一行清晰可见的字迹让格洛里眼中闪过一丝光。“露娜,也许我们碰到了一个光明教会的信徒。我是说,纸团来自光明教会的信徒。可能在几天前,他就光顾过这里了。”
    “也就是说,我们的行踪,早就有人得知了。而那人,也可能拥有一块往生石。不然,他怎么知道我们会途经这里?”
    露娜烧掉了卷轴,并且一脸不屑。她心想,要是碰见光明教会的信徒,就该让他们尝尝黑暗之火的复仇;而那位使用往生石的人,如果出现了,下场自然要更加凄惨一些。
    “还是少说话,多做事好一些。”
    格洛里将倦意赶出鼻腔,并且起身。不需要过于集中精力,他就让蓝焰燃于右手食指尖。看着纸卷化为灰烬,格洛里走向了狭道。
    “尽管你与你的哥哥能让追踪者哭着求饶,但我们也不能在这里休息了。在夜里,黑暗正巧需要光亮才能找到我们。而我们呢,就趁他们看不清的时候甩掉他们。”
    “很好,明知外面有危险还要对挑战,这正合我的意愿。”露娜很高兴,终于有了一件趣事要发生了。如果能让格洛里吃瘪,那就更好不过了。
    如格洛里所说,事情一码归一码——教授黑暗魔法的事情,与向格洛里找茬的事情,哪一件都不会耽搁,露娜在惦记格洛里接受了好处又遭遇麻烦的郁闷模样。
    露娜的反应,格洛里看到了。不过,格洛里没心思管露娜惦记什么坏点子。
    格洛里记得,符文教会是暗幕教会的分支。实际上,符文教会起源于维纶国王征服诺顿王国前的骑士城,所供奉的神明是月神。从听闻中,格洛里还得知了符文教会与上一任诺顿公爵有过一段仇怨的事情。
    伍弗的父亲诺顿公爵,支持维纶的平等计划。但是,如今的符文教会中,成员多半是来自诺顿家族中的贵族,属于被维纶国王夺走富贵的那一类人;他们狭隘、自私,争名夺利,惦记着摧毁亚历克斯王国,与诺顿公爵的意志相反。
    自然地,符文教会要击垮光明教会就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了。毕竟,光明教会的教主贾维尔也是支持维纶国王的计划。
    思考着,走出教堂,格洛里终于看到了林中的异常。一个身影,不算多么高大,正蜷缩着躲在花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