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九章 浴血凤凰 (三)
    格洛里知道菲尼克斯有意拉拢自己,但是事情不能遂了菲尼克斯的意愿。鞠躬,算是给予以礼相待之人一个礼貌。微笑,算是给予一个内心私利作祟的人一个嘲笑。
    格洛里推辞道:“对自己所处位置,做出一个选择?人们都知道,我是亚历克斯王国的人。菲尼克斯,你想要得太多了。”
    “想要得太多了?你跟我一样,只不过我狂傲一些,而你谦虚一些。神之力在手,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嗯……呵,如果你跟我联手,一定能撼动这个世界!”
    菲克尼斯回想着过去发生的事情,说着被格洛里认为的疯话,却没有将狂妄现于脸上。
    一个拥有狂妄想法的人,却能在说话之时让情绪不显露于表——格洛里,敬畏这样的人。然而,菲尼克斯所说的话,格洛里早就思考过了。尤其是,在格洛里身临最黑暗的那一段时间。
    失去朋友、失去挚爱、失去家园,一切的一切,在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格洛里知道悲愤无用。唯有,向前一步!按照伊薇特的所愿,脚踏实地让每一步留下脚印,才能抵达光明所照之处。也唯有收拾起过去的难处,才能将迷茫踩踏于铿锵之间。
    什么撼动世界,什么迎来终焉,全都是令人捧腹的事情。唯有弱小的人,才会把自己在磨难中的悲伤无限放大。也唯有弱小之人,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因为,那个弱小之人,是一个无法控制自我的存在。
    不过,格洛里可不认为菲尼克斯就是刚才所想的那种人。因为,格洛里看不到菲尼克斯眼中的残念。
    仿佛,菲尼克斯的狂妄只是习惯而已。菲尼克斯语气缓和,甚至令人感觉就是在与人闲聊。而且,偶然一笑所带来的的那种感觉,简直就是在说一个冷笑话。
    格洛里不得不承认,一个长久狂妄的人自然有狂妄的本钱。就像菲尼克斯所说,神之力在手。
    格洛里,可没法肆意使用连自己都惧怕的力量。不过,格洛里知道拥有神之力的人能干什么事情。
    也许有一天,格洛里可以像第一任神骑士欧文以及神圣游侠兰杰斯一样,驾驭飞翔蓝天的魔法。也许有一天,格洛里会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让好不容易坚强起来的自己重新变成弱小之人。
    格洛里知道,自己没法与浴血的凤凰相比。如果凤凰也懂得感情,那么一定也会让眼泪在火焰中流下。也许,眼泪对于凤凰来说过于奢侈了。可是,在格洛里的眼前,不就是有一只强行蒸腾掉眼泪的凤凰吗?
    沧桑满布脸庞,情绪可以任由控制,菲尼克斯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冷心凤凰。也许……有那么一瞬间,格洛里产生了一丝怜悯——一个可怜的用面具装扮的人啊,你是经历了多少磨难才变成了这副样子?
    可惜,做人有苦有甜,有善恶之分,也有道不同而不相为谋。
    向前一步,格洛里碰了菲尼克斯的肩膀,直接不回头,也没留下一声道别。虽然格洛里没有听到菲尼克斯制止的呼声,但感受到了菲尼克斯留下的愤怒。即使走出了几十米,格洛里还能感受到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狂妄在原地打转。
    而那片从北向南的红幕,反向而来。
    下一刻,格洛里就站在了之前走过的林子中。而那座被格洛里用魔法还原容貌的光明教会教堂矗立在前。
    向前走了两步,查看四周,格洛里竟然看到菲尼克斯与那三名骑士教会的信徒正拨开枝杈走过来。
    “瞧,你回到了你之前走过的林子里。甚至,我知道你想要救的人在哪里。”菲尼克斯指了指西北面。
    格洛里看过去,一团不着边际的火球破空而来,正奔着教堂而去。格洛里万万没想到,菲尼克斯要拿一些无关之人的生命来作为谈判失败的抵偿。不管怎样,那些符文教会的人,也曾是诺顿王国中菲尼克斯想要拯救的人啊。
    原来,菲尼克斯这只浴血的凤凰,在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之后不只是变得沧桑了,还变换了应对这个世界的态度——似乎,菲尼克斯认为一切可以利用的都应该被拿来利用。也似乎,菲尼克斯仅剩下狂妄与冷漠了。
    面对降临的火焰之灾,格洛里可无法任由其发展。
    想到曾经帮过自己、后又显露恶毒的卡森,想到那个天真的拿着风车、同时拿着匕首显露冷酷面容的菲奥娜,以及那些实在不应该被同情的设计陷阱的符文教会信徒,格洛里咬了咬牙。毕竟,那座被化成茧的教堂中,还有值得被挽救的人。
    拔剑,格洛里奔着教堂而去了。
    刚刚着手于神之力的格洛里,可没法应对熟悉了神之力几年的菲尼克斯。仅仅举剑、挥出七彩剑波,就够格洛里耗费魔力与体力了。更别说,发现七彩剑波的魔力薄弱而不起作用后,格洛里挥出的第二剑了。
    擎剑、紧攥、撕扯……一瞬之间,格洛里铆足了劲。甚至,格洛里借用了奔跑之时的惯性,才送出了第二道剑波。
    紧接着,便是露娜的嘲笑。就像专门为了看笑话一样,露娜挑准了出现的时间。远远地,站在南边的一棵松树下,露娜倾斜了肩膀。137
    靠着松树,露娜笑道:“瞧,一个新手与一个老手在聚会。显然,他们拥有的神之力因为时间的问题而不在一个层次。如果是我,我一定会用另一种魔力推一把。”
    似乎,露娜知道格洛里会唱反调。而格洛里,则是偏偏按照露娜所说的做。
    将剑立于泥泞中,双手引燃魔法之焰,再将手依次落于剑柄之上,格洛里让魔力拥抱剑身。意外的是,格洛里没有把黑暗魔力用在剑上,而是运用在了自身。而那身被格洛里放在背篓中的铠甲,就像菲尼克斯所说的那样——召之即来。
    身披黑焰,手执七彩之剑,格洛里当即挥了第三剑。虽然是一次尝试,却也意味着格洛里开始掌握黑暗魔力与神之力的运用办法了。
    事实上,魔力的掌握并不是格洛里所做的这么简单而已。魔力的消耗、体力的消耗,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接踵而至,格洛里必须紧握空隙。
    望见飞向火焰的剑波,格洛里知道自己只是减缓火焰的坠落而已。不过,仅仅是减缓也够格洛里救人了。
    披着黑焰,格洛里直接冲破了铁门,大声呼喊。
    “里面的人,蓝色星辰就在这里!你们这些混蛋,都在干什么呢?有本事,就继续冲着这边来啊!”
    “瞧,你们迎接的湮灭之日,已经到来了!”
    格洛里知道,只有用激起愤怒的言语才能让教堂中的人有所反应,索性高调地嚷了一声又一声。
    结果,格洛里只是看到了一个窗台亮起烛光。为了让教堂里的人全都醒来,格洛里奔着教堂的正门而去了。送了一脚,踢破了木门,格洛里又接连嚷了两声。
    这时候,信徒们才提着棍棒刀剑现身。
    看了又看,格洛里没有找到菲奥娜。除了拿着武器的信徒,格洛里就看到几名从来没见过面的面容和善的人。
    只要是生命,都不该因为一场从天而降的灾难而消逝。格洛里匆忙地指了指夜空,并且以激将法劝说:“瞧,你们要的湮灭之日!天罚,正奔着这里而来呢!所以,你们最好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了!”
    格洛里,可不是善良到天真。格洛里知道有些人始终无法改变,终有刀剑相向而来。早有准备,撇开刀剑,再撇开一个棍棒,格洛里冲进了教堂。
    “菲奥娜!”
    “菲奥娜!”
    菲奥娜,还是一个没长大成人的女孩。菲奥娜是一个喜欢拿着风车的女孩,却因为现实的折磨而不得不随身带着一把匕首傍身。格洛里知道,在艾贝尔大陆,有很多像菲奥娜的可怜孩子。如果菲奥娜不按照符文教会说的做,那么菲奥娜就得流落街头。兴许,菲奥娜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了。
    也许,即使是身为蓝色星辰的格洛里,也没有办法给予菲奥娜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格洛里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自己去探寻。如果能救下菲奥娜,格洛里打算告诉菲奥娜一个不像勇者的人在不断摸爬滚打的故事。或许,菲奥娜会自此远离迷途。
    一边想,一边寻找,格洛里已经在混乱中迎接了几次刀剑相向了。不过,没人能挡住格洛里。穿梭刀剑丛林中,早就是被格洛里坦然面对的事情了。左右挥剑、前后转身,格洛里数不清让多少人退缩了。
    再转身,格洛里干脆送出剑波,击穿了一面墙壁。以致于,有的信徒落荒而逃,间接远离了天降火焰之灾。
    当教堂里的人所剩无几,也正是火焰落下之时。
    格洛里寻着哭声,找到了菲奥娜。推开门,格洛里见菲奥娜就躲在梳妆台之下。
    左手捂着头,防止落下的碎石砸伤,菲奥娜因为惊吓而失了神。格洛里看清楚了,正巧火焰吞没窗口之时。
    当攥住菲奥娜抖得厉害的左臂,格洛里才发现菲奥娜的风车从怀中掉落了。不料,格洛里竟然挨了一刀。
    为了防止伤势严重,格洛里没拔出匕首。
    格洛里告诉菲奥娜:“菲奥娜!如果今天活着出去,那你就是浴血凤凰了!千万不要像站在教堂之外的菲尼克斯一样,任由生活磨去本该值得保留的那些‘菱角’。至于匕首,我替你切实地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