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二章 各自为战
    呵,我们的功勋骑士团团长大人兼骑士城的领主大人,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是因为神迹的事情,而让加布里埃尔久久不能释怀?
    如果是为了神迹的事情,那就不要大费周章了!而且,也不要继续把自己人当做敌人一样了。
    看着加布里埃尔的冰冷双目,格洛里只好闪现笑容。也就有了,格洛里与加布里埃尔互相拍肩的事情。
    不过,今天就到此吧!没人想要解释,也没人想要说一些令人愉快的事情。与撤出领主大殿的守卫们一样,格洛里奉上了冷漠的转身。
    那么,就离开领主大殿吧!
    可是,格洛里所能去的地方,只有下城区的旅店。即使有人想要邀请格洛里在上城区找一间房休息,格洛里也给予了委婉拒绝。
    现在,格洛里打算召集城中的勇者之风战团成员了。如果事情再晚一些,格洛里担心城中的贵族们又要拿什么理由说事。
    一边寻找,一边忍受着大雨,格洛里没有让心情继续颓丧。毕竟,向老天抱怨根本无法得到任何帮助。就连找人的事情,老天也只能瞪着眼睛。
    格洛里,忍不住想要笑。
    但是,格洛里得保持自己的意识清晰。在淋着冰冷的雨,格洛里不觉得有什么真正值得好笑的事情。
    又是一番寻寻觅觅,格洛里听到了一些人的感谢话语。而格洛里,也只能回头望上一眼。那些发出感谢话语的人,就是骑士城中的百姓。
    有的人,拿着抹布,非要在大冷的天用挥舞的方式打招呼:“嘿,蓝色星辰,那些贵族们呢?你让他们吃到了苦头没?”
    有的人,好像是什么店的老板,非要在雨中弓腰:“瞧,你要有什么需要,就来我的店。如果是过去,我可不敢把货物卖给你。现在嘛,我给你打折!”
    还有几个孩子,从窗户探出脑瓜,向格洛里吆喝:“嘿,你的剑有多沉?”
    “……”
    格洛里,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面对友好的人们。但是,那种积蓄在心中的激动,已经掀起了波澜。攥了落在身侧的拳头,格洛里忍着涌上来的温暖向背后挥了手。
    “嘿,我们算是打赢了第一场仗了。现在,我正要与我的兄弟们喝酒呢!”
    “去吧!最好喝个痛快!别忘了,早些休息!”
    人们,真是善良。
    听任身后的呼声存留,格洛里还是没有回头。一直憋着心中的激动,格洛里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这一场争斗中得到了什么。
    或许,所得到的也就是人们的认可。
    或许,就真的不需要得到什么,仅此而已。
    于是,那种积蓄在心中的激动与一些人留给格洛里的愤怒纠缠在了一起。
    格洛里,干脆让脚下的岩石蹦出啪嗒声。格洛里,干脆让步伐越加稳健,就像要将岩石击穿。恐怕,也只有岩石与雨明了格洛里憋闷的事情。恐怕,也只有岩石与雨,明白格洛里落下的脚步不只是稳健,更是用铿锵宣告一些事情的结束与一些事情的开始。
    而那种能促使格洛里稳住步伐的存在,也就是坚定的信仰了。
    说也巧,雨突然停下。而那些也在寻找格洛里的人,则是个个弯着眼睛、挺着腰板,从一个转角来到了格洛里的面前。
    “嘿,团长大人!”
    “瞧,我们把事情干得很漂亮。你说,我们的领主大人是不是要赏赐我们?”
    赏赐?
    得了吧!
    格洛里,知道勇士们是在说笑。压根没人想要向谁讨要赏赐,只是有人在期盼着远离林中被大雨袭击的营地而已——呵,我们的勇者之风战团,没有营帐可以住了!西施文学
    “走吧?你们在等什么?我们得找个温暖的地方休息。我看,老天就喜欢我们这些以大地为铺盖的人。”
    “对,老天喜欢我们这些傻蛋。不然,怎么会有高人帮助我们呢!我看,利益之事终究要输给善良的心!”
    所以,在与勇者之风战退出骑士城的时候,格洛里就理所当然的看到了一些推着小车、驾着马车的人。
    就像加布里埃尔带领反抗军团来到骑士城时一样,格洛里也被骑士城中的平民们送上了好意。格洛里看过了,小车上是一些水果,而那两辆马车上则是令人看看就觉得舒服的薄棉被。
    接着,那位刚才谈论老天的人发表了感慨:“瞧,善良的心,因为战胜利益之事而迎来了温暖。”
    “对,我们都是老好人!”
    欢呼的人,就是目送勇者之风战团出城的平民。
    格洛里,不想多做感谢。如果想要感谢他们,就趁早离开骑士城。也只有离开,才能不再让骑士城中掀起风波。而善良的人们,也就不需要担心会发生在夜间的打斗与争吵之声了。
    没什么事情值得叹息……勇士们,就是为了胜利而已。
    有些感觉不公平,甚至感觉自己对勇士们过于苛刻了……一路上,格洛里不再多言。而原本想要去假装去喝酒的事情,也消散在了身后。
    毕竟,天还没有亮。
    格洛里,还是能感受到寒冷。看着风尘仆仆的勇士们,格洛里竟然找不到一丝被显露出来的怨念。偶尔,格洛里能听到几声嘎嘎地笑声。有时候,就连露娜与德拉贡也会哼上一曲。
    只是,露娜与德拉贡的哼歌,实在难听。
    没人喜欢呱呱叫个不停的黑鸦,也没人喜欢黑鸦一个劲地绕着自己的头顶转悠。但是,黑鸦所带来的的哼歌,却不是什么诅咒,而是比拨动发梢的夏风还要温暖的存在。似乎,温暖在回归。
    在往后的日子里,格洛里再也没有踏足过骑士城。自从从南门撤离,格洛里与勇者之风战团承担了北方前线攻防的事务。
    有时候,格洛里会碰到另一些勇者们组建的队伍,并且相互取暖。在篝火前,捧着盛满冰雪的木杯,并且看着潮湿的松木被火堆灼干。而偶尔蹦出的找茬,就是一种友好的表示。至于那些说说笑笑,则是比篝火还能温暖人心的事情。
    还有那么一天,格洛里收到了苏珊的信。
    信件中,这样说道:“格洛里,感谢你为骑士城所做的一切。虽然你没有与我们道别,但是我们都在惦记着你。如果下一次相见,可能要等到军团会合之时了。可是,我根本不想期盼着军团会合的事情到来,因为我担心任何会到来的战争。”
    再后来,格洛里还收到了更多的信件。除了加布里埃尔的致歉信,还有泽维尔大人与肯尼斯大人一起署名的信件。
    在信件中,泽维尔大人这样说:“格洛里,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即使是身为王国左手的人,也会因为那些勾心斗角而失去理智。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会迎来怎样的结果。但是……不,祝愿你得到神明相助。”
    至于肯尼斯大人,则是这么说:“格洛里,我没想到你会选择离开骑士城。而且,一去就是几个月之久。恐怕,也只有像你这样正直的人,才能抵御帝国的第二轮进攻了。就在前不久,我们为了你得到的第二次胜利而庆祝了。至于那个误会了你的加布里埃尔,则是在宴会上表彰了你……勋章,我们给你留着呢!”
    勋章?
    格洛里,当然想要很多枚勋章。但是,格洛里记得那个探出窗台的孩子所说的话——剑,到底应该有多沉?
    对于一把长剑的锻造,格洛里有些见识。想要打造一把好的长剑,不仅要顾着选材的好坏,还要顾着剑的总重与重心所在。拿剑的重心打比方:当剑的重心距离握柄越近,就越灵活,而同时就会失去相应的稳定性与威力。
    而对于自己的剑,格洛里自然有所掂量。但是,格洛里在乎的是剑之外的沉重。与那个孩子想得不同,格洛里不只是要追求剑的极致,还要追求自身的成长。毕竟,一把剑的好坏,还是要经过使用者评定。就像,有的人臂力小,无法单手灵活地挥舞长剑。而有的人,则是臂力有所锻炼,能将一把剑在某个方面运用自如。
    其实,用试用的方式选择一把趁手的剑并不难,难的事情在于即将成为剑主人的人。有些人,即便拥有了一把好剑,不也是落得失败了吗?所以,剑的沉重,终究与使用者有所关联。
    格洛里,希望自己不是那个着眼于当前利益的人,而是那个能找寻到极致之剑的人。换句话说,格洛里不想成为那个因为自己利益缺失而与他人争斗的人。如果非要各自为战,那么格洛里也是要顾虑着骑士城的利益。
    总之,那个孩子的话,可比什么庆祝会来得让人愉快。就在身边,格洛里也时常被人提醒。
    “嘿,格洛里,你可是蓝色星辰。你,本身就是一把利剑。可是,当你失去理智,你还能把握好一切吗?你还能记得,你此行为了什么吗?我想你记得,因为我知道你带领我们奔赴到了这里是有确切的原因,而不是‘来疯’。”
    “原因?我是想要闪躲那些喜爱利益与争斗的人们。但是,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如果让骑士城中贵族们谈论谁来防御前线的事情,那么一定是闹得沸沸扬扬。而我们所做的一切,也就成了摆设。总之,这里需要有人防御,而我们是付出者。现在,你我都得明白——如果军团闯过这条天堑,那我们就只能迎接失败。”
    谈论之余,格洛里确实对帝国的第三轮进攻有所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