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章 不破不立(撒哈拉渔夫2打赏加更)
    夏侯玄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接曹苗这句话。
    名声扫地了啊。
    曹苗打量着夏侯玄憔悴的面容,既有些同情,又满心欢喜。
    这是一个宝藏。如果能用好,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栋梁。天资聪明且不说,身为四聪之首,还有自省的勇气,还能承认自己什么都不行,这份胸怀就非常人可及。
    曹苗沉思了片刻,再次冲夏侯玄竖起了中指。
    夏侯玄微怔,脸随即涨得通红。他紧紧的咬着嘴唇,按捺着拂袖而去的冲动,静静的看着曹苗。
    “问你一个问题。”曹苗有点嫉妒夏侯玄了。不破不立,说得容易,可是真能打破自己成见的人有几个?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名士,能抛弃一切,卑微到尘埃里,这种气度……一般人学不来。
    “你说。”夏侯玄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如弟子拜师。
    “一万减去一,是多少?”
    夏侯玄眼神闪了闪,心有所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虽多,由一而来。减一看似无损于万,可若是减一不舍,万终究会成为无。允良,你是说我缺少处理细务的能力,所以一事无成?”
    曹苗啼笑皆非。他本来想说一万减去一就是四个零的,后来才想起来零这个数字还没出现。上次已经出过一次错,这次又犯了同样的错。
    不过,夏侯玄的说法也未尝不可,甚至更符合这个时代的思维习惯。
    “没错。缺了这个一,知而不能行,你就算读再多书也无济于事。只有补上这个一,做到知行合一,你才能真正的合乎道。”
    夏侯玄陷入了沉思,久久无言。过了半晌,他一声叹息。“允良,我明白了。我生于权贵之门,起家为散骑侍郎、天子近臣,不知小吏之苦,对那些细务更是一窍不通。臧霸在想什么,我其实并不清楚,只知道说些言不及意的空话,他自然不愿意帮我。”
    “那你现在想想,臧霸在想什么?”
    夏侯玄再次陷入沉思,只是眼睛越来越亮。
    曹苗没说话,只是给夏侯玄倒了一杯水。以夏侯玄的聪明,一旦他选择对了方向,就不用自己再说什么了。他要担心的倒是以后能否还有和夏侯玄对话的能力。身为演员,他的知识体系很芜杂,却不够专精,遇到真正的专家必然露怯。
    必要的藏拙,保留神秘感,才是立身之本。
    过了很久,夏侯玄收回思绪。“允良,我大致知道一些了。你再帮我参考一下。”
    “好。”曹苗将水杯推到夏侯玄面前。“先喝口水,慢慢说。”
    夏侯玄端起水杯,呷了一口。“臧霸本是青徐豪强,在泰山一带经营多年,多次随武皇帝、文皇帝征吴,直到文皇帝即位,才借着东征之际,剥夺了他的兵权,将他调到京师任职。执金吾名为九卿之一,实为闲职,他当然是不甘心的。”
    曹苗没说话,只是嗯了一声,既像是附和,又像是静待下文。
    “他年过花甲,纵使能再回战场,也打拼不了几年。所以,他会将希望寄托在他的儿子身上。他的长子臧艾已过而立之年,朝廷却一直没有授职,这本身就是对他的压制。他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谨慎选择门路,以免一步踏错,弄巧成拙。”
    夏侯玄惭愧地笑了笑。“我没有关注他有什么样的担心,只是说些华而不实的客气话。他必然以为我也是浮华之徒,自身难保,或者看不起他,自然不愿与我有什么关联,免得被连累。”
    “你不是浮华之徒吗?”曹苗不留情面的反问道。“你心里真的尊重臧霸吗?”
    “呃……”夏侯玄尴尬地笑笑。“那些浮华的习气,我是一个不少。对臧霸这样的武人,我的确也没有发自内心的尊重,只是礼貌而已。”
    “嗯,能知错就是好的开始。”曹苗老气横秋地点点头。“说起来,你这几天的进步也是很明显的。”
    夏侯玄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心怀感激。“那也是允良……点拨之功。”
    “自家亲戚,别这么客气。”曹苗笑笑。“等你成了大器,别忘了我就行。”
    “这是自然。”夏侯玄拍拍额头。“唉,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我也忘了,你等我想想。”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哑然失笑,然后又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
    ——
    夏侯玄又一次走进了执金吾寺。
    这一次,他又穿上了便于行动的武士服,腰间佩了一口刀,昂首挺胸,大步流星。身后跟着几个身形矫健的卫士,个个面无表情,看人的眼神带着警惕和杀气,一副生人勿近的冷酷。
    臧霸照例客气,亲自出门相迎。看了夏侯玄一眼后,露出不动声色的微笑。
    夏侯玄随臧霸上了台,分宾主落座,寒喧几句后,直接道明来意。
    搜捕王机数日,眼下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但有证据表明王机不仅雇凶杀人,而且涉嫌派人行盗蜀邸,栽赃雍丘王子,并且杀人灭口。他奉天子诏书,持校事金牌,专门负责此案,但人手不足,经验也有限,希望能请臧艾协助办案。
    臧霸正中下怀,欣然答应。
    臧艾是他的长子,年过三十,早就可以循例为郎,甚至授职外放,可是朝廷到现在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摆明了要压制他。他不想惹事,却也不甘心就这么耗着,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机会。
    如今夏侯玄得到天子器重,派他查案,实际上就是给他历练的机会。臧艾如果能在这时候介入,帮了夏侯玄的忙,既向朝廷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又结了善缘,以后朝中有重臣帮着说话,自然前程可期。
    臧霸设宴款待夏侯玄。席间,他缅怀往事,说起当年随武皇帝、文皇帝东征的经历。夏侯玄心领神会,随即问了他一个问题:大司马曹休此次征吴,能有几分胜算?
    臧霸笑着说,按照以往的战例,最多能饮马大江,渡江是不太可能的。
    夏侯玄夸了臧霸几句,随即又问了一个问题:如果大司马此次征吴不利,会有什么后果?
    臧霸假惺惺地推辞再三,最后说,孙权外恭而内不服,只是慑于朝廷武力,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大司马战败,孙权有可能因此轻视朝廷,进而谋求称帝。</div>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a onclick="baocuo('45104405')" style="color:red">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a></div>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