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6节 真凶浮现
    众人听闻沈约所言,面面相觑。
    说话间,沈约一指桌案上的一块油渍道:“这油渍就是达达大师使用油灯的证明。如今,油灯没有了。”
    汉森耸耸肩,漫不经心道:“我看不出这有什么重要的。”
    沈约留意着汉森的细微表情,“汉森先生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是阿伊舍用油灯打死了古隆,他一手拿着油灯,还要扛走达达大师,以他那么瘦弱的身躯,能够完成这些事情吗?”
    “为什么阿伊舍是扛走达达大师的?”杰茜卡终于抓住发问的机会。
    “房门外的脚印,只有达达大师进入的脚印,却没有出去的。”
    沈约缓缓道:“这么看来,达达大师除了被扛走外,不太有别的可能。”
    Mygod!
    杰茜卡心中叫喊,她一直感觉沈约是那些奇人中最没用的,哪里想到在她只想进禅房的功夫,沈约居然能把外边杂乱的脚印看的清楚。
    这得是什么样的脑袋和眼睛才能做出这种判断?
    “你确定房外没有大师出去的脚印?”杰茜卡有些难以置信。
    沈约没有回答,盯着汉森道:“汉森先生既然留意了阿伊舍的脚印,显然也发现了达达大师没有走出去的痕迹。”
    汉森犹豫下,这才点头道:“我也的确发现了这点蹊跷,这也是我做出方才那些推断的基础。”
    沈约摇头道:“我觉得汉森先生是由果推因,不见得科学。”
    汉森冷笑道:“那真的要听听沈大师的高见了。”
    “古隆绝不是阿伊舍杀的。”
    沈约肯定道:“你们难道从未留意过古隆脖颈上有勒痕吗?”
    正夜雪亮,虽然房门大开,但房中略有些黑暗,如今照明是用汉森手中的手电筒。
    听闻沈约提示,手电筒的光束已经照在古隆的脖颈上,汉森脸色变了。
    古隆脖颈上果然有勒痕。
    “这意味着什么?”杰茜卡有鸭子听雷的感觉。
    “这意味着古隆死前,曾被人从背后勒住了脖子,经过一番挣扎,踢翻桌子和凳子,在挣开束缚的时候,随即被人用油灯击中了后脑,这才死去。”
    沈约叙说时,脑海中重演案发经过,“古隆很是强壮,阿伊舍身材瘦弱,以阿伊舍之能,很难在古隆的脖颈上留下这种勒痕,他甚至不等抓住古隆,就会被古隆挣开,这也是阿伊舍始终没有选择对古隆动手的原因。”
    在场众人都是怔住,史密斯夫人对尸体虽有厌恶,听到这里也不由道:“那古隆是谁杀的?鬼吗?”
    言罢打了个寒颤。
    史密斯先生搂紧妻子,低声道:“不用怕,我会保护你。”
    得,凶案现场还有人秀恩爱,你们还给不给单身狗活路了。
    杰茜卡对史密斯夫妇闹心,对案子更闹心,忍不住道:“这是封闭的环境,没有外人进入,我们这些人中,多有不在场的证据,如果阿伊舍不是凶手,那只有达达大师是凶手了。”
    沈约沉默了会儿,“不错,我觉得达达大师杀死古隆的可能性很大。”
    众人愕然。
    片刻后,汉森突然大笑起来,“我一直以为沈大师会更高明些,没想到沈大师也是这般不靠谱的。”
    沈约并未被激怒,“汉森先生觉得有什么问题?”
    “达达大师为什么要杀古隆?”汉森立即问道。
    沈约并没有立即解释,而是再次蹲了下来,看着古隆脖颈上的淤痕道:“如今古隆已经死了一段时间,身体上尸斑、淤痕因为血液的凝结,就会开始慢慢显现。”
    拿出自己的手机,沈约开启手电筒的功能,照向古隆的脖颈,“你们看……”
    他说话时,突然感觉房间内有点静的可怕,霍然向汉森望去,就发现汉森脸上有极为错愕的表情。
    不止是汉森,史密斯夫妇也是极为震惊的样子!
    看着沈约的方向,这三人如同看到鬼一样!
    沈约敏锐的感觉到这点,立即道:“怎么了?你们发现了什么?”
    汉森干咳起来,“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我现在才发觉,古隆脖颈的淤痕好像真的明显很多。”
    “是啊,是啊。”史密斯夫妇异口同声道。
    这三人都在说谎!
    沈约感觉极为灵验,迅疾的发现这点,随即心想——他们撒谎是为了隐瞒什么?
    他们难道看到了什么怪异的事情?
    下意识的看了杰茜卡和奇特里卡一眼,又发现二人神色正常。
    方才房间不像是有什么古怪,不然杰茜卡她们为什么没有异样?
    沈约压住心中困惑,照着古隆脖颈的淤痕道:“眼下你们应该看到,勒痕处留下了五指的痕迹。”
    “咦。”杰茜卡终于发现了蹊跷所在,“淤痕中,无名指的地方好像短了一块。”
    “为什么?”沈约问道。
    杰茜卡认真想了下,“因为这个凶手的无名指缺了一截。”
    沈约点头示意赞许,杰茜卡得到鼓励,一拍额头道:“我来这里,好像看到有谁无名指缺了一节。是谁?”
    她搜遍记忆,甚至看了看汉森和史密斯夫妇,终于想到了什么,失声道:“是达达大师,当初见到达达大师的时候,他正握着斧头,很可怕的样子,我记得了,他握着斧头的右手,无名指就缺了一节。”
    话音落地,房间内的众人沉默下来。
    杰茜卡却是兴奋道:“如今看来,达达大师就是凶手,这次确定无疑了。”
    汉森冷笑道:“达达大师为什么要杀死古隆?”他看起来也接受了这个结论。
    杰茜卡犹豫下,随即道:“在餐桌的时候,达达大师说过了,有罪就一定要受到惩罚……因此……”
    她没有说下去,实在因为感觉有点荒唐。
    有罪的要受到惩罚没错,可就因为古隆的通奸罪,达达大师就干掉了古隆,这未免太魔性了一些吧。
    这是大师,还是魔鬼?
    汉森闻言,脸上的表情又是极为怪异,沈约留意到,立即问道:“汉森先生有什么想法?”
    “我什么想法都没有。”
    汉森摊摊手,讽刺道:“沈大师,你分析的听起来的确很有道理,但和我的分析对比,有着更不合情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