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一章武当神威
    雄伯走上前说:“和他废话那么多,上次敢引天雷伤我,今天就将他分尸,再把魂魄炼成傀儡,永生永世受尽折磨。”
    林骁浑然不怕,喝道:“手下败将,还敢妄言。”气的雄伯哇哇大叫,就要冲上前来,却被旁边的人拉着:“正事要紧。”
    拉着他的人正是刘婷婷口中的主公,林骁对他说道:“这位可是祖名将军,刘婷婷呢?适才我与她通神,被你误会她和道门中人通风报信,还请你放了她。”
    祖名不削的说道:“我手下之人,生死全在我一念之间,岂有你说话的份。”
    说完这句话,就听到旁边有个微弱的声音:“林骁,快跑,不要管我。”
    鬼兵之中,刘婷婷披头散发,被铁链绑住,刚说完话,又被旁边一个恶鬼用鞭子狠狠抽打在身上,隔着这么远,林骁都听到皮鞭打到身上“啪”的声响。
    寻仙低声对林骁说:“道理讲得通,还修行做什么?做好战斗准备。”
    这边二人还只是准备战斗,那边祖名忽然把手一挥,毫无征兆的就发起了进攻。
    漫山遍野的鬼兵如潮水般涌来,而鬼兵身后,还整整有七个鬼将,如此看来,今日这局,无论如何都是死局了。
    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是生是死,且听天命吧。
    院子里,孤落双手不断在棋盘上摆弄,一股淡淡的光幕逐渐放大,然后笼罩着小院,只是现在这个光幕,比上次看到保护雾凇子时要淡上不少,看来她伤的不轻啊。
    鬼兵们不断冲击光幕,但无一例外,凡是碰到光幕的鬼兵全都灰飞烟灭。
    林骁后退,想进入院中,却也被光幕挡住,孤落虚弱的说:“抱歉,我已不能从容操控阵法,只能把外界全部隔绝。”
    林骁没有办法,只能和寻仙硬抗鬼兵的冲击。好在有雷神鞭这样的利器,无论来的什么鬼,凡是挨着鞭子,都会被打的形神俱灭。
    不过寻仙要吃力些,被打翻了的鬼兵还能再度从地上爬起。
    那几个鬼将好像看戏一样站在远处,丝毫不关心这些鬼兵的死活,雄伯跃跃欲试,几次想冲入战圈找林骁寻仇,但都被拉住,祖名喝道:“不可误了大事,等鬼兵冲击消耗完阵法威力时,我们七人全力冲击阵眼。”
    那些鬼兵不知被下了什么咒,悍不畏死的连续冲击,明明知道冲上来是个什么结局,但都没一个后退的。
    林骁又打退一拨攻击后,强行把雷神鞭塞到寻仙手里,说道:“它在你手里更能发挥威力,放心,我有自保之力。”
    寻仙没有客气,接过神鞭,飞身冲入鬼群,绞杀起来。
    林骁双手结印,加持金光护体咒、护身咒,然后咬破食指,在手心画上杀鬼符,催动灵气于双掌,对着这些鬼兵打去。
    此招效果居然比用符纸还要明显,被林骁打中的鬼兵,无一不是魂飞魄散。
    但掌心符却有个明显的弱点,那便是击杀数个鬼兵后,手上的血符就会消失,林骁不得不再次画符,既浪费时间,又耗费精血。
    寻仙一波冲杀过后,又回到林骁身旁,雷神鞭舞的密不透风。林骁得到喘息,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念咒施法,往周边一撒,正是那撒豆成兵之术,数十个小林骁滚地而起,和周围的鬼兵战成一团。
    可惜林骁功力不足,不能变出成千上万的豆兵,区区数十个小林骁瞬间就被鬼兵大潮淹没。不过得益于前几日功力的突破,豆兵们虽被围困,但还能坚持下来,牵制住了对方不少兵力。冲击阵眼的鬼兵也不如先前那么猛烈了。
    祖名见形势不好,终于对身旁的雄伯点点头,雄伯兴奋的长啸一声,对直朝寻仙飞来。
    飞在空中的时候,雄伯伸手插入自己腰间,硬生生扯出了一条肋骨,原来他竟是以肋骨作为兵器。
    第一次和雄伯打交道时,寻仙全力一战都不是其对手,现在还损失了一半功力,颓势更显,刚一交手,就被接连击退。着急的寻仙把雷神鞭扔给林骁,转身化作青龙,二人共同御敌。
    青龙飞身环绕四周,林骁拼命牵制住雄伯的力量,每当寻到空隙,寻仙或一爪探出,或神龙摆尾,都能逼得雄伯身形停滞,如此一来,双方倒也能暂时相峙。
    这下却苦了林骁了,他乃凡人之躯,如何能扛得住鬼将的攻击?每每双方兵器敲击,他都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搅的他五脏翻腾,骨骼移位,片刻间,嘴角已然溢血。
    雄伯困住了这两大主力,更多的鬼兵前赴后继的涌向小院,光幕越来越淡,不知何时开始,碰到光幕上的鬼兵已不再会被灭杀,而是被弹到远处。
    被弹走的鬼兵阴气消散不少,但还能摇摇晃晃站起来,片刻之后,继续加入冲击阵眼的大军。
    林骁和寻仙开始不支,面对雄伯的步步紧逼,又无可奈何。
    “鬼魅在此,杀……”山顶上忽然光影交错,林骁看去,原来是武当众人赶到。
    虚空子一剑当先,带着众弟子冲下来。
    “不要!”林骁急红了眼,这些鬼兵随便哪个都有鬼差的功力,若不是有雷神鞭在,他和寻仙连逼雄伯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武当众弟子下来送死么?
    他的呼喊纯属徒劳,山上的武当弟子已经展开了攻击,无数闪着光芒的符箓、法宝呼啸着攻击到鬼群之中。只可惜全都泥牛入海,于大局无丝毫作用。
    鬼兵分开一路,向山上扑去,好在虚空子手中长剑也是至宝,能将其有效斩杀,才堪堪挡住攻击。
    林骁尚且自顾不暇,无法为武当提供支援,只是转眼,就看到有几个武当弟子倒下。
    “结阵!”虚空子大喝一声,便看到武当弟子围着他内外两圈排成阵列,当中几名弟子掏出令旗高举头顶。
    威压陡然升起,无形的力量向四周延伸,鬼兵们被逼的连连后退。
    虚空子于阵中举剑高喊:“劈山断水,挑星斩月,风雪流转,雷电相依——万剑齐飞!”高举的宝剑,立时一分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八……从母剑中分离出无数的宝剑,一圈圈围绕正中那柄剑,有的剑身雷电闪烁、有的火光萦绕、有的寒霜附体……
    “疾!”虚空子遥遥一指,万千宝剑齐飞,如漫天剑雨,朝鬼兵中冲杀。
    林骁大喜:“想不到武当还有如此手段,看来今日一战,胜负难料啊。”
    地上无数的鬼兵被天上落下的剑雨刺穿身体,然后被附着在剑上的法力击杀。有的鬼兵浑身起火,有的被电弧围绕,有的被冻成冰雕……到最终,全部化为虚无。
    除去雄伯,其余六大鬼将全都飞身到空中,各自祭出武器抵挡剑雨。
    委随的长笛、祖名的巨斧、甲作的招魂幡、腾简的木棒,还有两个鬼将,分别是十二鬼将中的错断和穷奇,一人使得是黑扇,一人使得是黑伞。这些兵器一出,给下面的鬼兵支撑出一大片安全地带。
    虚空子怒急攻心,不断催动阵法全力进攻。刚才从山上冲下来时,他就明白下面这些鬼不易对付,一上阵就施展了最强的手段。
    来之前,他们就遇到几个鬼兵,在纠缠半日,死伤两名弟子的情况下才灭了对方,所以在看到这儿密密麻麻全都是那种鬼兵时,根本不敢藏私,直接发放大招。今天的敌人太强大了,他已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战斗。
    一会儿,剑雨已经显现颓势,没有那么密集和凌厉了,虚空子浑身散出金光,喊道:“焚身化灵,燃魂驱邪。”周围众弟子哭喊道:“不要……”
    林骁看到,虚空子突然燃烧起来,熊熊大火瞬间把他包围。
    肉眼可见,燃烧的虚空子逼出浑身精血,源源不断的朝头顶宝剑输入,那柄剑竟然从剑柄到剑尖都变成了赤红色。
    虚空子是要牺牲自我催动剑阵最后的力量啊!
    他把毕生修为搭上不说,还采用燃烧魂魄的方式对宝剑献祭,等剑阵发出最强一击后,宝剑彻底损毁,虚空子也将魂飞魄散。
    就在虚空子输完最后一丝力量的时刻,他用尽生命最后一口气高喊:“万剑归一。”
    遍布在空中所有的宝剑,都打着弯朝发着赤红色光芒的剑飞去,第一把、第二把、第三把……无数把剑全部回归本体,那把剑发出的光芒愈发耀眼,最后红的如天上的太阳。
    剑动了,拖着红色的光芒朝几大鬼将飞去。
    拿黑伞的穷奇首当其冲,他撑开大伞顶在前面,赤色的宝剑被黑伞顶住,但威势不减,仿佛有灵性般,开始旋转,就如电钻一般要钻开阻拦。
    双方攻击都在继续加强,穷奇浑身鬼气直冒,全都灌注到黑伞当中。
    “我来助你。”错断见状,从旁打开黑扇,翻手一扇,当中涌出无数人形骸骨,噼噼啪啪打在剑上,剑身赤色光芒更甚,骸骨顷刻间全都化为飞灰。
    祖名提着巨斧头从天而降,朝着宝剑狠狠劈下,就在即将劈到剑身时,宝剑终于穿透黑伞,死死钉在穷奇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