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上门闹事
作者:云树t      更新:2020-03-26 06:51      字数:3159
  小两口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可谓是羡煞众人,因此红了眼的人不是没有,可都比不得薛王氏此时的嫉恨。
  “哼,秦枝那个小傻子还会点东西,我算是听说了,现在他们每月进账都有十几两银子。”薛王氏满脸肉疼的抱怨着,越来越恨当初当薛慎与他们断亲了。
  谁知道秦枝和小傻子还会这么多东西啊?
  他们俩要是没有分家,这挣来的银子还不是要乖乖的进了自己的手里?
  可现在呢,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摸都摸不着,可是快心急死了。
  很快就要到冬日的,到时候小五书院那边休假回家,她还要好好的培养着他,日后赶考上学都是要钱的,没有了薛慎这个苦力,还真是有点手头吃紧。
  “娘也别太担心,他们现在手头这么富,四郎又一直是个孝顺的,要是家里这边出了什么事,钱还不是要到咱们手里?”小王氏在她身边劝慰道。
  断亲了是不假,可四郎那是出了名的孝子,生养之恩不能断,薛老三要真的有个头疼脑热的,他还能坐视不理不成?
  薛王氏一听,顿时觉得有理。
  两人对视了一眼,开始嘀嘀咕咕的打着小算盘。
  天气已经入秋,也渐渐的凉快起来,薛慎今儿也没上山,坐在一边逗着小宝,孩子咿咿呀呀的叫唤着,讨好的窝在薛慎的怀里不愿意出去。
  这可是乐坏了头一次当爹的薛慎,难得的笑得有些傻气,手里拿着个拨浪鼓玩的开心。
  “枝枝,小宝长大了一定向你。”一边逗着,一边抽空抬头冲着秦枝笑道。
  “那当然。”秦枝毫不客气,小宝是她肚子里出来的,不像她还能向谁?
  薛慎抿唇笑笑,放下了拨浪鼓抱着小宝坐到她身边。
  秦枝最近还有些迷上了给小宝做衣服,开始的时候手艺一言难尽,可她天生聪慧,跟着张婶子他们学了几天,就进步不少,绣制些简单的样式已经完全可以。
  “秋日天凉了,过两日上街上,也给你买几件衣服,小心别着凉。”他看了眼秦枝身上的白衣还是从前那件,不由得道。
  “好啊,难得慎哥有心。”秦枝转头冲着他笑笑,眉眼映出了抹笑意,整个人显得温柔了些。
  她不是什么矫情的人,两人现在又不缺钱了,再说,那个女人不是喜欢点漂亮的衣裳首饰?秦枝自然也不能免俗,虚荣就虚荣吧,只要她开心,别人的不认同都是屁话。
  谁让她在末世生活了三年呢,难得能好好的生活,自然是怎么开心怎么来。
  “好。”薛慎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眼神融化成了一汪春水,正要再说点什么,一阵煞风景的敲门声砰砰砰的响了起来。
  声音很急切,活像是用了多大的力气似的,秦枝都有些怀疑要那人是将要将门敲烂。
  “谁啊。”薛慎抱着孩子想要出去看看,结果两人刚出屋,一阵吵杂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好似是有人在争吵,不同的声音吵得秦枝心烦。
  而其中最甚的就是一道很有辨识度的女声,因为在叫喊声音显得有些尖细刻薄,有点熟悉。
  秦枝不耐烦的扔下手中东西推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四郎啊,你快救救你爹吧,我可怜的老头子啊,怎么忽然之间就病了呢,四郎,枝枝,你们快救救他吧。”
  一开门,薛王氏的声音就铺天盖地的传来,活像是个哭丧的。
  秦枝定睛一看,她完全没有了寻日里作威作福的嚣张样子,脸上满是泪痕,活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见了两人出来,顿时眼神一亮,上前就想要靠近秦枝。
  秦枝下意识的想要躲,还没来得及动弹,就见一个身影向前一步挡在了自己面前。
  她微怔,抬头一看,正是还抱着小宝的薛慎,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还回头冲着她笑笑,“我来处理。”
  随后转头,对上薛王氏的目光,神情却阴沉了。
  “发生了什么事?”他冷静的开口。
  薛王氏大嗓门可是引来了不少人,秦枝观察了下四周,见薛王氏与小王氏都是满眼含泪,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身边还有几个薛家的人,都是脸色不太好的模样。
  人群的正中央,躺着个人,衣衫破破烂烂的,脸色苍白的昏迷着,骨瘦如柴,脸上干巴巴的,活生生像是末世的时候秦枝经常遇见的骷髅。
  结合薛王氏的话,她的心中有了底。
  “四郎,我们也是真的没办法了,爹忽然之间重病,我们找了不少大夫都无济于事,你现在手头富裕,拿出来点给爹看看病吧。”老大一副没办法的模样,低着头说道。
  “爹昏迷之前,嘴里一直喊着要见见四郎,看看孙子,四郎,你就行行好吧。”小王氏脸上还挂着泪珠,颇有些我见犹怜,柔柔弱弱的上前哀求道。
  薛慎皱眉,也看向了那躺着的薛老三。
  他是自己的爹,可也是这些年来给薛家递刀子的人,哪怕这些年他对自己有过一次的怜惜与慈爱,薛慎也不会置身事外。
  可那一次次的伤害之后,薛慎的心早就千疮百孔,再也提不起波澜。
  他的眼神格外的冷漠,活像是看着个莫不相干的人。
  这眼神让众人一惊,有些看不下去了。
  “四郎,到底是你爹啊,你们天天挣那么多银子,可不能忘本啊。”有自诩正义的人叫道。
  “就是就是。”也有不嫌事大的起哄道。
  可丝毫改变不了薛慎的眼神,看的秦枝倒是觉得好笑。
  她不是个喜欢藏着掖着的,想笑就直接笑出来了,在这场景里倒是有些突兀。
  “小傻…”薛王氏狠厉的看向秦枝,一句小傻子刚要出口,就被小王氏拦下。
  她拽拽薛王氏的衣角,微微摇摇头。
  薛王氏立刻反应过来。
  “枝枝,我知道你在怨我们,可到底是生养之恩,你就劝劝四郎吧。”她哀求道。
  秦枝翻了个白眼,不太想搭理他们,倒是走向薛老三身前仔细的看看。
  她在末世里生活了三年,见过的死人多了去了,自认还是能看出来点猫腻。
  这薛老三此时看上去虚弱是不假,可她趁人不注意用异能水试探了下,发现他的眼珠子动了动,不像是重病的模样。
  在看看这骨瘦如柴的模样,倒是像饿的。
  破案了,秦枝起身拍拍手,不就是打着治病的旗号道德绑架来他们家骗钱吗,这种事她以前见的多了。
  “枝枝。”薛慎把小宝托给了张婶子抱着,走上前。
  “看样子是饿晕了,请村长来吧。”秦枝懒得跟泼妇吵架。
  “嗯,我来处理就好。”薛慎还有些担心又是因为自己家的事情找上门,让她不快就不好了。
  可仔细观察她神情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因此讨厌自己,才松了一口气。
  再次将视线转向了众人的时候,恢复了冰冷。
  “大虎,麻烦你跑一趟请村长和张先生来吧。”他环视一周,冲着薛大虎说道。
  小孩很快就冲着村长家跑去。
  “四郎,你这是要做什么?咱们家的家事,麻烦村长来干什么?”薛家里有人不愿意了,站出来叫嚣着。
  “二哥这话说的不对,我们已经断亲,算不上一家人。”薛慎沉着一张脸,顶了他一句。
  “不过爹重病,我自然担心,我们现在就请张先生过来,他看看爹的情况。”没等着别人回话,就自顾自的说了下一句。
  他没有推脱给薛老三看病的责任,所以不少人的都觉得这个结果可以接受。
  薛慎看了一眼薛王氏,果然见了她的神情有些轻微的惊慌。
  “你爹病的严重,怕是要找镇子上的大夫,你要是没时间给娘点银子我们去看病就是,哪里用的着找张大夫过来,他也不一定看的好。”她张张嘴想要争辩。
  这要是直接现场把病给治了,她不就要不着银子了吗。
  一想到即将到手的银子就飞了,薛王氏慌了。
  薛慎见了,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让她平白的一惊,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有些纳闷,怎么一向是乖顺的老四也变了个模样。
  薛慎眼中冷笑,他看不出来薛老三是怎么了,不过既然枝枝说是饿的,那他就是信的。
  被薛慎看了一眼,现在后背还是冷汗,薛王氏也不敢继续跟他争执,只好拉着小王氏嘀咕。
  “怎么办,他真的要请大夫过来?那我们不是穿帮了吗?”
  “娘,别担心,爹前两天不正好是惹了风寒吗。”小王氏倒是势在必得。
  “可这现场治好了,我们哪里捞得到银子?”薛王氏有些心神不宁。
  “治病的药钱,饭钱,我们随便开口就是,他现场治病,这么多人见证,到时候我们要钱四郎也不好意思不给,这不正好?”小王氏勾唇笑笑,倒是觉得这个发展正好。
  可惜……她的算盘倒是落空了。
  谁也不会想到,秦枝的身上会有一个堪比作弊神奇的水异能,小小风寒,秦枝方才试探的时候,就已经医治好了。
  薛大虎人是小,可经常跑腿,利落的很,不到一炷香的时候,就见村长和张大夫匆忙的赶过来,身后似乎还跟着个人。
  “呦,这不是里正吗?”有人认出来了。
  “四郎,怎么回事?”有了之前断亲,贪污遗物的事情,村长明显对薛慎他们好感多点,上来也不看薛王氏那边,就冲着薛慎问道。